第77章

  書農小說網友上傳整理巫哲作品竹木狼馬全文在線閱讀,希望您喜歡,記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閱讀。

呂衍秋要了個小包間,點完菜之后,付一杰給她倒了杯茶,她喝了一口,放下杯子:“咱就直接說說你的計劃吧,吃完了你早點回去休息。”

“嗯。”付一杰給自己也倒了杯茶。

“你現在手頭有多少錢?”

“十五萬。”付一杰回答。

“不夠。”呂衍秋拿著杯子一下下轉著。

“不算設備就夠。”

“設備呢?”呂衍秋笑了笑。

“你來出,三臺就行,”付一杰看著她,“收益按比例分給你,具體的我們可以細談。”

呂衍秋笑著點點頭:“好吧,那醫生呢?”

“醫生我能找到,學校師兄什么的,以后再增加設備需要主治醫生我再聯系。”付一杰說,這些都是他想了很久的事,每一個細節他都反復考慮過。

呂衍秋問的問題并不多,付一杰最初跟她提這件事的時候,她就很贊成,也一定會支持。

“房子的事我回去可以幫你先問問,別的事你要自己多跑跑,”呂衍秋拍拍手,“吃東西,邊吃邊聊。”

付一杰這幾天都沒有食欲,東西吃到嘴里都沒什么味道。

快吃完的時候,他放下了筷子,有些猶豫地開口:“我還有個事,你能不能幫我?”

“什么事?”呂衍秋也放下了筷子。

“我家那邊的醫院,你能幫我聯系到口腔實習嗎?”付一杰咬咬唇。

呂衍秋愣了愣:“實習?你不是實習得好好的嗎?”

“我想回家實習。”付一杰眼睛盯著筷子,這事他想了幾天,他給家里帶來了這樣的混亂,老爸老媽現在是那樣的狀態,他無論如何也不愿意離家那么遠。

呂衍秋想了想:“一杰,能跟我說說發生了什么事么?”

付一杰看著她,沒有說話。

這個女人,是他的生母,雖然他直到現在也沒辦法做到接納這個曾經拋棄過他又回過頭來希望得到他原諒的女人。

但現在,這個游離在他生活之外,也是他媽媽的人,卻讓他有了另外一種感受。

不是接受,不是親近,更不是接受,只是一種莫名的信任。

“如果,”付一杰皺了皺眉,聲音低了下去,“我是同性戀,你是什么態度?”

呂衍秋明顯地愣了一下,過了一會兒才問:“你確定?”

“是的。”付一杰輕輕捏了捏自己的手指。

呂衍秋低頭沉默了很長時間,拿起杯子喝了口茶,抬頭看著他:“這是你的私事,我應該…不會干涉。”

付一杰笑了笑,呂衍秋會是這樣的態度,他并不意外。

呂衍秋跟老媽不同,呂衍秋出過國,觀念會更開放一些,而最本質的區別卻是…

“你媽媽知道了?”呂衍秋問。

付一杰點點頭。

“她應該不能接受吧,”呂衍秋嘆了口氣,“畢竟…我跟你的關系不一樣。”

是的,關系不一樣,肖淑琴是媽媽,他是肖淑琴的兒子,親兒子,這就是最本質的區別。

因為他在老媽眼里,跟付坤是一樣的地位,他是老媽的二寶貝兒。

“你現在有喜歡的人?”呂衍秋試著問了一句。

“嗯,”付一杰應了一聲,握緊的手心里滲出了汗,“付坤。”

呂衍秋的手抖了一下,杯子里的茶晃了出來。

“我回宿舍了。”付一杰突然站了起來,他想給老媽打電話,他突然很想聽到老媽的聲音。

呂衍秋開車把他送回了宿舍,他一口氣跑到了宿舍后面的山邊才停了腳步,拿出手機撥了家里的電話。

接電話的是老爸,付一杰靠著一棵樹,怕自己會支撐不住坐到地上。

“爸,是我。”他鼓起勇氣開口。

“一杰啊。”老爸似乎有些意外,接著便是沉默。

“我沒什么事,就是想打個電話。”付一杰覺得短短幾天,老爸的聲音聽上去竟然有一絲蒼老。

“嗯。”

付一杰不知道該說什么,他和老爸之間從來沒有過這樣無話可說的尷尬:“媽在嗎?”

“她睡了。”

“哦,”付一杰彎下了腰,慢慢蹲在了樹下,“那你也早點休息,我…掛了。”

付一杰在樹下蹲了很久,這是他長這么大,第一次這么害怕和無助。

他想給付坤打電話,但撥號的瞬間又掛掉了,他害怕還沒有睡覺的老爸聽到付坤手機響會有想法。

回到宿舍的時候,只有蔣松坐在桌旁邊玩電腦,他趴到蔣松床上:“我睡你這兒,你上去睡。”

“嗯。”蔣松看了他一眼。

付一杰在蔣松床上躺了一夜,整夜他都瞪著眼,快天亮的時候,他困得幾乎要發瘋,但無論如何都睡不著。

手機鬧鈴七點響起的時候,付一杰從床上彈了起來,趿著拖鞋走出了宿舍。

他在走廊上撥了付坤的號碼。

聽筒里很安靜,他感覺等待格外漫長,忍不住往墻上踢了一腳。

電話里終于傳來了撥號音,他一下挺直了背。

撥號音單調地重復著,一直到最后自動掛斷,付坤都沒有接電話。

第七十五章 沒有零食

付坤坐在醫院門口的臺階上,嘴里叼著根煙,一直沒點,他忘買火機了,平時不抽煙的人買煙就容易忽略配套設備。

旁邊一個大叔看了他老半天,遞過來一個火機:“小伙子,是不是沒火啊?”

“謝謝。”付坤接過火機把煙點著了。

抽了兩口之后,他把煙拿下來踩滅了彈進了旁邊的垃圾桶。

能不抽了嗎?抽煙對身體不好。

這是付一杰很久之前對他說過的話,打那以后他就一直沒再抽過煙。

握在手里的手機屏幕亮了,亮的時間不長,是短信。

手機他調成了靜音,從早上到現在,屏幕每一次亮起他都知道,二十七個電話,五條短信。他沒有勇氣去看,他不知道該怎么跟付一杰說,他面對的壓力,他的想法,他也許不得不做出的決定。

他第一次有了絕望的感覺。

“走吧。”老媽的聲音在身后響起。

付坤跳了起來:“怎么樣?”

“急性胃炎,”老媽皺著眉瞅了一眼老爸,“就喝酒喝的,平時吃飯也沒規律,一點兒也不注意!”

付坤沒出聲,跟在老爸老媽身后往停車場走。

老爸胃一直有點小毛病,但平時沒什么影響,所以一直不在意,這兩天有點兒便血才被老媽拉來了醫院檢查。

老媽說的是喝酒,付坤覺得也許跟這幾天老爸情緒不好也有關系,想到這些他就一陣內疚,老爸每天晚上半夜都會起來在屋里一圈圈來回地走,付坤在屋里能聽到他時不時的嘆息。

回到家的時候,家里的電話鈴在響,付坤下意識地把鞋一甩就往客廳里快步走過去,走了兩步他才又猛地放慢了腳步。

“接電話去啊,”老媽在他身后說了一句,“愣什么神兒?”

付坤過去拿起了電話:“喂?”

“哥?”那邊是付一杰都有些沙啞了的聲音,“你去哪了?”

“陪爸媽出去了一趟。”付坤看了看老爸老媽。

“你沒拿手機么?”付一杰聽上去像是松了一口氣,“我給你打了好多個電話,我還以為…”

付坤心里揪著疼了一下,沒說出話來。

付一杰頓了頓,問:“爸媽在家了?”

“嗯,一塊兒回來的。”付坤說。

“那…我先掛了吧,我還在上班。”

“掛吧。”付坤咬咬嘴唇。

付一杰掛掉電話之后,付坤又拿著聽筒愣了一會兒才放好電話坐到了沙發上,就這么短短一兩分鐘里,他身上已經滲出了細細的汗水。

心疼,糾結,緊張…各種情緒在心里擰成一團。

他拿出手機看了看,全是付一杰的未接來電和短信,他打開了短信收件箱。

哥,你沒帶手機嗎?

怎么不接電話?

怎么了你別嚇我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哥你接電話。

付坤的手指輕輕在屏幕上撫過,手又開始有些發抖,他心里瞬間有些動搖,咬牙很快地把手機放回了兜里。

“你昨天說的那個事,”老爸在他旁邊坐下了,拿了壺茶喝著,“跟你弟說了沒?”

“沒。”付坤嗓子有點發緊。

老爸沒出聲,過了一會兒又問:“這事兒靠譜么?”

“我了解過了,現成的地方,基建都做好了,水電也都通,初期能省很大一筆開銷,”付坤努力地不讓自己思緒胡亂地竄,“茍盛那邊能聯系到客戶,就是比原來賣服裝辛苦點兒,不過空氣好。”

老爸沒再說話,拿著茶壺走進了屋里。

老媽一直沒有過問他的事,確切說,老媽這幾天都沒怎么說過話。

家里沒有了老媽愛說愛笑的聲音,頓時冷清了很多,付坤每次坐在客廳里都有一種很孤單的感覺。

老媽在廚房里給老爸做粥,他看著老媽的背影發呆。

平時這種時候,他一般會跟著在廚房里呆著,老媽總說一個人在廚房里做飯很寂寞,有人在她旁邊晃來晃去,哪怕什么忙都不幫,她也會覺得開心。

但現在他卻不敢走進廚房,他害怕老媽對他視若無睹的忙碌,更害怕看到老媽不愿意在他身上停留的目光。

老媽那天狠狠咬著嘴唇壓抑著的痛苦哭泣是他怎么都沒辦法消除的記憶,到現在他每天晚上艱難地睡著之后又總是被夢里老媽的哭泣驚醒。

“我受不了,真的受不了,我的兩個兒子被人指指點點,被人當面背后被人議論,”老媽緊緊抓著他的胳膊,“夏飛那么好的孩子都還會被人那樣說,你們都忘了嗎!更何況你們是兄弟,哪怕你弟是領來的,你們也是兄弟,在我心里你們都是我的兒子,是親兄弟!你讓我怎么受得了…”

老媽的話讓他一次次從夢里一身冷汗地醒過來,心抽成一團,找不到任何能排解痛苦的方法。

臥室里他新買的手機在響,響了很長時間才把他從混亂的思緒里拉回來,他進屋接了電話。

“坤子,我陳莉,”陳莉永遠充滿活力的聲音傳了過來,“明天可以過去交錢了,先租三年,你是再考慮一下還是…”

“交錢吧。”付坤說。

“那行,今天晚上一塊吃個飯,我這兩天忙完了又得走了,叫上宋大哥,你跟他聊聊,他這人挺好處的,這園子沒跟你要價就租給你了,你有什么不明白就問他。”

“嗯,”付坤在椅子上坐下,輕輕舒出一口氣,“謝謝。”

“別謝了,咱倆什么關系,”陳莉想想又說,“付坤,人有時候會覺得自己面前沒路了…”

付坤閉上眼睛:“你寫稿呢,走的人多了就有路了,你這算抄襲啊。”

“但只要你往前走,”陳莉沒理他,自顧自地說,“你只要沒停在原地,就一定會有改變。”

“改寫勵志了啊?”付坤笑著說,眼淚從眼角滑了出來,順著臉慢慢往下爬。

陳莉笑笑:“無論是生活還是感情都一樣。”

“謝謝。”付坤拉過衣領擦掉了眼角的淚。

付坤拿著簡單的行李離開家的時候,心里什么都沒想,空的,特寬廣,能塞進去幾頭狂奔撒歡的河馬。

他把裝著舊號碼的手機關了機,本來該去銷號,他舍不得。

出門的時候老爸老媽什么話都沒說,沒有問他要地址,也沒問他要新號碼。

他也沒有多說什么,這是他能做出的讓父母安心的唯一選擇。

他沒有把這件事跟付一杰說,他沒有勇氣,一旦聽到付一杰的聲音,他的所有決心都會土崩瓦解。

開著車在路上的兩個多小時里他一直把音樂開到最大,爆炸似的音樂聲和著小破面包在凹凸不平的路上顛出的哐哐當當,把他腦子里攪得亂七八糟什么都沒法去想了。

車停在苗圃門口的時候,付坤只覺得一陣陣發暈,他伸手擰了一下收音機的鈕,車里的歌聲頓時換了。

“Crying in the night,第一次哭個痛快,我要為死去的心 Say Goodbye,Crying in the night,第一次哭個痛快,I don't wanna miss you anymore…”

付坤迅速地關掉了收音機,眼淚在這一瞬間像決了堤一樣涌了出來,他抬手在眼睛上胡亂揉了兩下,卻像是給眼睛里揉了坨芥末,淚水再也無法控制。

他趴到方向盤上,開始放肆地痛哭,他不愛哭,從小到大就沒什么事能讓他流淚,而現在他卻哭得幾乎用盡全力。

郊外很靜,四周也沒有人,他只能聽到蟬鳴和自己的哭泣聲。

心里的壓抑和一直無法化解的痛苦,在這一刻全都跟著淚水,像是找到了出口,無所顧忌地奔涌而出。

這種竭斯底里的哭泣讓他喘不上氣來,在一片窒息中他按著喇叭,發出了一聲壓抑著的吼叫。

付一杰坐車回來的時候,一路都在暈睡,半睡半醒的感覺很難受,但卻擺脫不了。

醒過來的時候腦子是一片混沌,睡過去的時候卻又似乎在不停地思考。

這種煎熬讓他在下車的時候腿都是發軟的,從車上跳下來的時候差點跪在地上。

他背著包去車站廁所洗了洗臉,看著鏡子里自己一臉的灰暗,想起了以前跟付坤去進貨,一大早下了車也是在廁所里洗臉,那時的自己,雖然疲憊,鏡子里的臉上卻有掩飾不住的喜悅。

他拎著包走出車站,打了個車,說了家里的地址。

他告訴了老媽今天開始回來實習,老媽問了問這樣實習學校認不認,別的沒有再多說。

回到家時,老爸老媽還沒有下班,廚房里有碗盛好的排骨湯,這是老媽的習慣,每次他回家,老媽都會準備點吃的,怕沒到吃飯時間他會餓。

付一杰棒著碗把湯都灌進肚子里,又認真地把排骨也啃了,留了一小塊骨頭給團子啃著玩。

他把碗洗了放好之后,拉開了廚柜門,看著他在家時永遠都會滿滿堆著零食的那一格發愣。

今天這一格是空的,很空,空到付一杰只覺得眼前一片黑暗。

沒有零食。

也沒有…付坤。

這是付坤消失的第七天。

  如果覺得竹木狼馬小說不錯,請推薦給朋友欣賞。更多閱讀推薦:巫哲小說全集竹木狼馬有種你再撞一下一個鋼镚兒小丑丑丑魚我就是來借個火死來死去帥哥你假發掉了神魂顛倒撒野輕狂狼行成雙狼的誘惑/狼的愛戀解藥荷爾蒙式愛情鬼影實錄格格不入非愛不可飛來橫犬, 點擊左邊的書名直接進入全文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澳门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