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章

  書農小說網友上傳整理黃曉陽作品二號首長全文在線閱讀,希望您喜歡,一秒鐘記住本站,書農的拼音(shunong.com)記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閱讀。

    掛斷電話,唐小舟立即站起來,分別對幾個人說,有點急事,趙書記要我馬上趕回去。說著,急急地往外走。

    曹歡喜聽說他要趕回雍州,說,你喝了不少酒,又要開車走那么遠的路,這怎么行?我開車送你。

    唐小舟一想,真是,當時只想到脫身,又因為邱麗佳暗中幫自己,使得自己并沒有喝太多酒,實在沒有酒意,因此把必須酒后駕車這事忘了。聽到曹歡喜一說,他立即說,你送我?你看看你自己。

    曹歡喜說,我的司機在這里,我讓司機送你。

    這倒是提醒了唐小舟,他說,不用不用,我也不用自己開車。我的司機在賓館。只是很抱歉,你明天的活動,我盡量抽時間,萬一分不開身,你也別怪我。唐小舟的車剛剛駛出,鄧麗佳站在路邊朝他招手。他將車停下來,她立即拉開車門,坐上車。

    唐小舟說,往哪里去,你指路。

    邱麗佳說,不去喝茶行不行?

    唐小舟心中一愣,并沒有立即回答。

    邱麗佳說,我突然想兜兜風,如果你不反對,我們就開著車到處瞎跑。跑到不想跑了,再回來。

    這個要求,唐小舟還是能答應的。他也不想去喝茶。高嵐這種地方,認識他的人太多了,帶著這么一個漂亮女人去茶樓,遇到熟人,不知會傳出什么樣的話來。

    他一邊駕駛汽車,一邊問她,你有心事?

    她說,誰沒有心事?人如果沒有心事,那是死人。

    唐小舟說,我當然不是指這個。

    邱麗佳說,我知道你指什么。在這么一個破破爛爛的小縣城,其實也沒有幾件開心事。今天能見到你,是我這么多年來最開心的。唐小舟轉過頭看了她一眼,又調正自己,目視前方。她于是又說,你不要不相信,我說的是真的。我知道,你說你第一眼看到我,就知道這一輩子完了,是假話。盡管是假話,我還是開心。

    唐小舟說,你怎么認定我說的是假話,我說的是真的。

    邱麗佳說,不管是真是假,我都開心,這一輩子,我就喜歡聽這種話,可是,已經有好多年沒聽到了。

    唐小舟說,你好像有什么事想我幫你?

    邱麗佳說,如果我說沒有,那一定是假話。今天來了這么多人,有幾個不是想你出手幫一幫的?

    唐小舟說,你說了真話。

    邱麗佳說,不過,到底想讓你幫我什么?我還真不知道。我想當國家主席,你能幫我不?恐怕不能。我想當億萬富翁,你能幫我不?恐怕也不能。好歹我也在人世混了幾十年,這幾十年是白活了。我想你幫我回到從前,讓我再活一次,你能嗎?

    唐小舟說,我不能。

    邱麗佳說,就是。又說,我想你借給我一百塊錢。這事好像太小了,是不是?

    唐小舟說,那確實。

    邱麗佳說,那我就要好好想一想,想一件你能幫得了,而我又確實非常需要的事。

    唐小舟覺得這個女人好有味,她身上有一種氣質,是他喜歡的。他說,那好,你慢慢想,想好了告訴我。

    邱麗佳說,我看出來了,今天這種場合,你其實并不喜歡。

    唐小舟說,不是我不喜歡。見到老同學,我是真的很開心。不過,畢竟這么多年沒見了,大家心里到底想些什么,大家都是些什么人,我還真的拿不定。正你剛才所說,他們之中,很多人肯定是對我有所求。比如那個曹歡喜,他希望我明天去參加他的環信集團奠基儀式。恐怕不止參加儀式這么簡單,他是想借助我打開雷江官場的大門。這個門一旦打開,到底會發生些什么事,就不是我所能控制的了。你說,我能不擔心嗎?

    邱麗佳說,我知道,我懂。雖說我只是一個小小的辦公室主任,大權力沒有,小權力還是有一點的。

    唐小舟正想,她不肯說有什么事求自己,是不是想找自己求官?她現在是衛生局辦公室主任,縣衛生局是一個科級單位,辦公室主任只是一個正股級。只要自己開口,無論是找馮海波,還是找陳志光,替她謀個副局長,應該沒有一點問題。

    正想這事,手機響了,他一只手握著方向盤,另一只手拿過手機,看了一眼號碼,還真是徐易江。他接起電話,問道,易江,這么晚了,有什么事?

    徐易江說,你在哪里?

    唐小舟說,我在高嵐。

    徐易江說,你快回來吧,廳里出事了。

    唐小舟問,什么事?

    徐易江說,余的事,大事。老板讓我給你打電話,叫你最好趕回來。

    放下電話,唐小舟對鄧麗佳說,剛才找你過橋,說是廳里徐秘書給我打電話,現在不用過橋了他真的打了電話來。很不好意思,不能再陪你了,我要趕回去。

    他說過之后,開始調頭。

    邱麗佳說,你有急事,不用管我了,我自己打車回去。

    唐小舟說,我還要回家一越,向父母告個別,也要看一眼女兒。進入縣城,唐小舟問,你家住在哪里?

    邱麗佳說,你別管我,你先回家吧。

    唐小舟確實有些急。徐易江只說是大事,卻又不說明是什么事。余的事,那就一定是余丹鴻的事了。是不是用車撞死池仁綱的那個兇手坦白了,證實買兇者就是余丹鴻,余丹鴻被公安部門逮捕了?仔細一想,這種可能性很小。以余丹鴻這樣的高官,會親自去買兇殺人?太不可想象了,也太低級了。余丹鴻是個老資格的政客,他很懂官場套路,不至于做出如此低級的事。如果不是如此,那會是什么事?查到了余丹鴻別的問題,被雙規了?若真是如此,江南省又麻煩了,一個省委常委被雙規,在全國會引起軒然大波,江南省委是難辭其咎的。

    他很想將家里安頓一下,然后在返回的路上,再和徐易江詳細了解。所以,他沒有堅持要送邱麗佳,而是先回了自己的家。

    他這次回來,原本有一個任務,勸父親去北京檢查身體。白天一直被事務纏繞著,根本沒有機會提起此事。他想趕回去對父親說一說。停好車,他和邱麗佳說了一聲再見,匆忙去按自家門鈴。平常,家人肯定都已經睡了,今天因為他還沒有回家,父母都在等他,連成蹊也在等。

    進門第一句話,母親問他吃飯沒有。也真是,兒子無論多大,在母親眼里,似乎永遠都是孩子。唐小舟回答一聲,吃了,坐下來,對女兒說,成蹊,過來,到爸爸這里來。成蹊立即跑過來,偎在他的雙腿之間。他說,來,親親爸爸。成蹊在他的臉上親了一下,立即說,一股酒味。

    唐小舟也沒有時間和女兒過多地纏綿,轉向父親說,爸,廳里來了電話,有急事,我要趕回去。

    母親說,現在趕回去?都這么晚了,回到省里,都幾點鐘了?

    唐小舟說,事情急,我必須趕回去。

    母親說,那你還不快走?

    父親說,少喝點酒。

    唐小舟說,我趕回來,是想和你們商量一下。過幾天,我可能要去北京,北京那邊,我已經聯系好了,我想讓爸去北京做次全面檢查。

    母親說,你爸的脾氣,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要是肯聽就好了。

    唐小舟說,你再勸勸爸,正好五一期間,我會在北京,可以陪爸。而且,姐和小雨也可以去北京。醫院方面,絕對沒有問題,我會請北京最好的專家。

    他們已經說了半天,父親才冒出一句,不去,我沒病。

    唐小舟不可能多呆,又勸了勸,再親了親女兒,然后離開。母親和小風以及成蹊將他送到門口,待他們進去后,他才走向自己的汽車,打開車門,剛剛坐上去,副手席的門開了,邱麗佳一下子坐了進來。

    唐小舟一愣,問,你怎么沒回去?

    邱麗佳說,我原是準備回去的,走了一半,想想不對,又轉來了。

    唐小舟說,為什么轉來?什么東西掉在車上了?

    邱麗佳說,你喝了不少酒,一個人開車,又要走這么遠的路,我不放心。我在你身邊陪著,多個人說說話,安全一些。

    唐小舟說,多虧了你,我喝得很少,沒事。

    邱麗佳說,你就讓我替你做件事吧。

    這真是個特別的請求,看起來是一件小事,但實際上,他們的感情,又拉近了一步。有人說,官場沒有感情,這話也對也不對。官場同樣有感情,只不過,官場上所有一切感情,都是需要回報的。唐小舟漸漸接受了黎兆平的原則,寧可別人欠他的情,他不愿欠別人的情。所以,邱麗佳提出這話時,他本能地想拒絕。另一方面,他也確實想她跟在身邊,既因為對她有一種特別的情感,也因為自己喝了酒,開這么長時間車,有個人確實可以增加安全系數。

    唐小舟說,那你家人怎么辦?孩子呢?

    邱麗佳說,沒事,他們已經習慣了。

    車到迎賓館,見門口站了好幾個警察在執勤。唐小舟暗自一驚,迎賓館的執勤工作,一直是由武警擔任的,而且,迎賓館公開對外營業,大門口雖然設崗,通常情況下,并不檢查來往賓客。今天不僅換了警察,而且,還對來往車輛進行檢查。唐小舟等待檢查時,拿出省委的車輛通行證,擺在車頭的檔風玻璃上。

    唐小舟的車駛向門口,警察伸手,將他的車攔下來。他并沒有停車,而是指了指檔風玻璃上的通行證。那名警察明白了他的意思,卻伸出手,沖他擺了擺,又示意他將車停下。唐小舟只好將車停下來,立即有一名警察過來,請他出示相關證件。

    唐小舟想了想,并沒有出示身份證,而是拿出工作證,遞給警察。

    警察認真地看了看,問,你進去干什么?

    看來,這名警察并不清廷自己的身份,他只好解釋,我是趙德良書記的秘書,趙書記叫我來的。

    警察立即將證件還給他,然后立正,向他敬了一個禮,

    唐小舟將車開進去,停在迎賓館門前,對邱麗佳說,你自己去登記個房間吧,我不陪你過去了。明天早晨,我給你打電話。

    邱麗佳說,好的。拉開車門,下車后站在一邊,看著他駕車向前駛去,才走向迎賓館。

    因為有鄧麗佳在旁邊,說話不方便,路上,唐小舟并沒有給徐易江打電話,因此不是很清廷余丹鴻的情況。進入七號樓,趙薇替他開門,徐易江立即迎上來。唐小舟跨進門,聽到樓上有說話的聲音,他抬頭向上看了看,問,在開會?

    徐易江說,已經開了好長時間了。

    唐小舟再問,哪些人?

    徐易江說,三位書記加部分常委。

    唐小舟坐下來,問,到底是怎么回事?

    徐易江向樓上看了看,小聲地說,余自殺了。

    唐小舟暗吃一驚,說,自殺?什么時候的事?

    徐易江說,現在還沒搞清廷具體時間,估計是昨天晚上,也可能是今天凌晨。在迎賓館的房間里,今天晚上才發現。吃了整整一瓶安眠藥。

    常委們在迎賓館都有自己的房間。絕大多數常委在省里都安排有住房,通常都是一套別墅如果是有別的常委,在迎賓館安排的,就是一個大豪華套間的休息室,基本上屬于專用,也有專門的服務員。只有趙德良,因為是外來干部,又是單身一人在江南省,所以在迎賓館內安排了一套別,也就沒有安排別的房間。常委的房間,自己并沒有鑰匙,需要住的時候,和服務員打聲招呼就行。當然,也有個別常委,經常要用房間,備有專門的鑰匙。這方面,并沒有統一的規定。

    余丹鴻是省委秘書長,同時也是省委辦公廳主任,分管的部門中,就有迎賓館。按照以前的慣例,迎賓館是由一名副主任分管的,這名副主任主要分管后勤,迎賓館也屬于后勤事務的一部分。余丹鴻由下面提拔上來時,就是分管迎賓館,后來當了秘書長,辦公廳的分工,由他說了算,他不肯把迎賓館交出來,別人也沒有辦法。

  如果覺得二號首長小說不錯,請推薦給朋友欣賞。更多閱讀推薦:黃曉陽小說全集幕僚愛情萬歲陽謀高手高手過招二號首長, 點擊左邊的書名直接進入全文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澳门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