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章

  書農小說網友上傳整理黃曉陽作品二號首長全文在線閱讀,希望您喜歡,一秒鐘記住本站,書農的拼音(shunong.com)記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閱讀。

    唐小舟將王增方領到趙德良的辦公室,返回來,見孔思勤還站在那里,說,你坐啊,我又不罰你的站。

    孔思勤說,我是來向你告別的。

    唐小舟略略愣了一下,才食決就明白過來。吉戎菲畢竟是組織部長,她要人,只要是本省的,自然就辦得快。而省委辦公廳這邊,一是不愿得罪吉戎菲,二是孔忍勤也算不上什么重要角色,自然就同意了。只不過,他有點好奇,這件事,怎么沒有知會他一聲?當然,他不可能向孔思勤說這些,而是故作驚訝,說,向我告別?你要去哪里?

    孔思勤說,借調到組織部去。

    唐小舟明白了,吉戎菲辦事非常審慎,先并不辦調動手續,而是借調。所謂借調,也就是試用。既然是借調,也就沒有那么多繁復的手續。

    唐小舟說,真的?我怎么不知道?組織部哪個部門?

    孔思勤說,還是辦公室。

    唐小舟裝著恍然大悟,說,哦,我聽說過,戎菲部長對她的幾個秘書好像不是太滿意,你這次過去,是不是給戎菲部長當秘書?

    孔思勤并沒有回答他,而是很認真地看了他一眼,問,你真的不知道?

    唐小舟說,我知道什么?

    孔思勤站起來,說,那就算了。我也是剛剛才得到消息,第一個來告訴你。

    廳里可能還會正式通知你吧。

    唐小舟心中有些不舍,見她要走,說,你什么時候離開?

    孔思勤停下來,看了他一眼,說,他們希望我盡快上班。

    唐小舟說,這是一個新的起點,祝賀你找到了一個好的人生平臺。

    孔思勤淡淡地說了聲謝謝,轉身向外走,可走到門口,又停下來,說,我能請你吃餐飯嗎?

    唐小舟問,以什么名義?

    孔思勤說,一定需要名義嗚?那就算了。

    唐小舟說,好吧,今天如果有時間,我給你電話。

    孔思勤什么都沒說,轉身離去。看著她的背影,唐小舟有一種深深的惆悵,自己也說不清趁為什么,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女人,自己錯過了一道最美的風景愣怔了那么一會兒,他迅速收回自己的心情,再次給宣傳部打電話,了解更進一步的發展。果然,那兩個網貼引起了連鎖反應,網民對毛天華充滿了憤怒,有不少人開始對他進行人肉搜索,許多陳年舊事被挖了出來。網民囚此發現,此人從小就不安分守紀,打架斗毆玩女人,無惡不作。也有網民開始把矛頭指向毛天華背后的保護傘余丹鴻,就連多年前,余丹鴻當副縣長的時候,把女打字員搞了的事,也被曬了出來。

    正打電話時,孟小波來了。唐小舟正接著電話,只是站起來,向孟小波做了一個請坐的動作,待孟小波坐下,他又稍稍聊了幾句,才掛斷電話,對孟小波說,不好意思孟書記,趙書記那邊還沒有談完,你可能要等一下。

    孟小波握著他的手,說了一番祝賀的話。唐小舟這么快解決了副廳,從行政級別上說,和孟小波只差半級了。雖說這半級的距離很大,但唐小舟畢竟年輕,又有趙德良這樣的靠山,前程肯定無量,就算封疆大吏的孟小波,對他也要恭敬幾分。

    趙德良那邊沒有結束,唐小舟只好陪著孟小波說話。

    上次,趙德良要唐小舟去岳衡了解撤縣并區的事,后來又要他去了解劉成雨受傷真相的事,回來后,唐小舟一一向趙德良匯報,以為趙德良會在這兩件事情上有所動作。劉成雨那件事曾經被送上網,可網絡熱點轉換快,那件事鬧騰一陣后,現在已經A旗息鼓,再沒有人過問了。衡縣也沒有人再鬧事,省里也沒有采取相應的行動。

    唐小舟問孟小波,上次岳衡縣一些人來上訪的事,后來怎么樣了?

    孟小波說,這件事很復雜,有些人還在背后搞小動作。

    唐小舟問,市里的態度呢?

    孟小波說,只要省里支持我,我還是要把這件事做下去的。現在,國家有發展中心城市的思路,岳衡是江南省的北部中心,撤縣并區,也符合這一思路。阻撓肯定會有,任何一種變動,總會觸動某些人的利益。

    唐小舟的手機響起來,他看了一眼,是鐘紹基。唐小舟知道鐘紹基的意思,可有些話,他不好說,還不如不接。他掛斷后,將手機放在辦公桌上,對孟小波說,恐怕不是一點阻力,阻力好像還不小。

    孟小波說,是啊,今天,我就想向趙書記匯報這件事,只要趙書記支持,我就不怕。

    唐小舟想,趙書記肯定支持,但另一方面,穩定也是要的。這就是擺在執政者面前的難題。就像發展不能棲牲環保一樣,發展更不能失去穩定。這種話,唐小舟自然不能說,他還仍然保持著小秘書心態,幾事謹慎為妙。

    唐小舟又轉了個話題,說,吳三友和市里的關系,似乎不怎么樣?

    孟小波說,這也可以想象,在縣里,他是無覓之王,他說話,比縣委書記還管用。前年,縣里要修一條路,從他的酒廠旁邊經過,但沒有占用酒廠的任何一點土地。相反,這條路如果修好,酒廠側面的地,又會升值,他還可以在那里建很多門面。可是,他不知道聽哪個江湖術士說,這條路如果修了,會破壞酒廠的風水。他打了一個電話,這條路就廢了。

    唐小舟心想,難怪吳三友這么囂張,原來是一種定式,也充分說明,他還不完全了解官場這個場。

    期間鐘紹基又打了一次電話,他顯然是急了。這也可以理解,開常委會的市委書記有幾個,還包括沒有參加常委會的,趙德良都接見了,單單沒有接見他。僅此一行動,他將面臨兩方面的巨大壓力。壓力之一,趙德良對他的態度已經變了,這一改變對他意味著什么,他是完全無法評估的。藍智蒙案已經開庭,相信宣判的日子也不會太長,此案到底如何了結,身為市委書記,鐘紹基大概也已經明白。此案沒有對他產生直接影響,他應該了然。而間接影響,卻是無法估量的,趙德良不肯見他甚至故意冷落他,就是間接影響中最大的。壓力之二,省委辦公廳的間謀太多,鐘紹基求見趙德良沒有得到批準這件事,很快就可能傳遍全省。人們會因此猜測,鐘紹基失勢了,更甚至會猜測,趙德良可能要辦鐘紹基了。

    這個消息一旦傳出,鐘紹基在江南官場,立即就會成為孤家寡人。

    孟小波進去不久,鐘紹基竟然來到唐小舟的辦公室。唐小舟愣住了,連忙起身,迎著他,說,鐘書記……后面的話沒有說出來。

    鐘紹基倒也隨和,向他擺了擺手,說,兄弟啊,我向馬書記匯報完工作,順便過來看看你,向你表示祝賀啊。

    唐小舟在他面前不好假客氣,便說,還沒最后定論呢。

    鐘紹基自己坐下來,說,這個你放心好了。現在趙書記的威望擺在那里,不會有意外的。

    唐小舟替他沏好茶,端到他面前,又在他的側面坐下來,說,沒有意外那是最好。

    見到鐘紹基,唐小舟的心里忐忑著。如果他問起,自己不好向他說明。趙德良對待鐘紹基到底是什么態度,唐小舟也沒有摸準。有多種可能,趙德良要暫時給鐘紹基一個教訓一些打擊,是可能之一。永遠對他失去信任的可能,也不是不存在。甚至還有一種更嚴重的可能,那就是準備在下一步查他。無論是哪一種,此時的鐘紹基,內心一定煎煞著,這種痛苦,不親身體驗,大概無法感受。

    官場規律就是如此,眾星拱月,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注視著一個人。這個人的一個笑臉,會讓你心花怒放,這個人的一盛眉,也同樣會讓你心驚肉跳。這些身在官場中的人,和過去皇帝后宮中的紀于差不多吧,個個都想盡一切辦法爭寵,也個個都小心翼冀,害怕失寵,一旦失寵,后果是極其嚴重的。

    現在的鐘紹基,大概屬于是失寵了,至少也是暫時失寵了。

    鐘紹基無話找話,問,叔叔阿姨還好吧?這段時間,為了三正四以七個江南活動,忙得焦頭爛額,也沒抽出時間去看看叔叔阿姨。

    唐小舟說,我媽媽的情況還好,我爸爸差一些,可能還是上次車禍的后遺癥,常常出現間歇性的迷糊。我們都有些擔心,又無能為力。

    鐘紹基說,要不要把他送到北京或者上海去找專家看看

    唐小舟說,我也這樣建議過,可兩個老人堅決不肯。

    鐘紹基說,那還是要想想辦法。間歇性的迷糊,恐怕還是腦子里有血塊的原因吧?這種事可大可小,搞不好會很麻煩。這樣吧,我回去安排一下。

    這件事,唐小舟心里還真是有些急。他已經和哥哥們商量過幾次,想動員父親到北京去看看。他甚至和劉朔雯也聯系過,劉朔雯答應幫他在北京找腦科專家。可老爺子非常固執,堅持說自己沒事,哪里都不肯去。唐家幾兄弟猜測,老爺子可能是怕要做手術。上次的大手術,他是昏迷中,完全不知情。讓他清醒看做手術,擔心再也醒不來。

  如果覺得二號首長小說不錯,請推薦給朋友欣賞。更多閱讀推薦:黃曉陽小說全集幕僚愛情萬歲陽謀高手高手過招二號首長, 點擊左邊的書名直接進入全文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澳门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