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6章

  書農小說網友上傳整理黃曉陽作品二號首長全文在線閱讀,希望您喜歡,一秒鐘記住本站,書農的拼音(shunong.com)記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閱讀。

    徐易江來了車站,唐小舟特別安排的。

    到家后,余丹鴻離去時,看了徐易江一眼。這一眼看得很重,唐小舟注意到

    ,徐易江似乎心有愧疚似的,不敢和余丹鴻的目光對接。這個余丹鴻也真是,好

    像省委辦公廳是他家的,別人占了一點點實惠,倒像是楷了他老婆的油一般。徐

    易江確實還是單純了些,不偷不搶的,有什么必要臉紅?

    趙德良上樓去洗澡,唐小舟便和徐易江一起準備早餐。

    唐小舟說,秘書長臉色好像有點不好看?

    徐易江說,在火車站看到我的時候,他把我說了一通。責怪我不該私自跑來

    接站。

    唐小舟說,你告訴他,是我讓你去了嘛。

    徐易江說,我沒說,最近,他的心情似乎不大好。還是別惹領導。

    唐小舟稍稍有點意外,問,有什么事?

    徐易江說,昨天,他舅子的超市出了點事。

    唐小舟問,什么事?大事還是小事?

    徐易江說,是他的小舅子毛天華的超市出了點事。店里有一個女孩,長得很

    漂亮,毛天華打她的主意,用盡了各種辦法,人家不肯就范。其實,那個女孩是

    被一個老板包起來的,只是覺得一個人在家太無聊,才找個事做。毛天華逼得人

    家太緊,女孩不想干了,又想出這口惡氣,對那個老板說了。那個老板也不是省

    油的燈,當即叫了幾個人,找上門來。恰好毛天華不在,那伙人就在店里鬧了一

    通,砸了些東西,走了。毛天華也不是善主,他知道后暴跳如雷,帶人又打回去

    ,將那個老板的辦公室砸得稀巴爛,還打傷了四個人,其中那個老板傷得最重,

    摘除了脾臟,還斷了一條腿。

    唐小舟問,這是什么時候的事?

    徐易江說,就昨天的事。昨天晚上,區公安分局把毛天華抓了。聽說,當天

    晚上,余秘書長去撈人,但不知道什么原因,沒有撈出來。

    有這樣一個不省心的小舅子,也確實夠令人心煩的。退一步想,毛天華之所

    以如此囂張,大概也是因為有余丹鴻這樣一個身居高位的姐夫。人就是如此,有

    錢有權之后,容易膨脹,最后膨脹到自己都認不清自己。

    趙德良下樓,他們的談話停止了。趙德良坐下之前,問徐易江,小徐,一起

    吃吧。

    徐易江說,我已經吃過了。

    雖然只是簡單的一句話,唐小舟心中,卻是一陣狂喜。這似乎表明,自己的

    努力有了回報,徐易江得到了趙德良的認同。

    自從徐易江跟在自己身邊,整個官場,都在關注這件事,唐小舟已經接到無

    數電話,都是恭喜他即將升遷的。面對這種電話,他哭笑不得,只是顧左右而言

    他。

    他能說什么?承認自己即將升遷,還是別的?根本沒法說。徐易江跟著自己

    ,是經過趙德良同意的。可一段時間過去,對于徐易江印象如何,趙德良卻連一

    個字都沒提。領導不表態,下面的人就難受。畢竟是自己物色并且向領導推薦了

    一個人,當初的考慮,只希望能有人接手,自己好盡快超生,現在才知道,向領

    導推薦干部,是一件風險極大且吃力不討好的事情。領導如果喜歡這個人,一切

    還好說,假若領導認為這個人的能力有問題,就不僅僅只是覺得這個人有問題,

    而是覺得你的眼光有問題。你如果是一個不能知人善任的人,領導還敢把更重的

    擔子交給你?

    有一段時間,唐小舟覺得自找了一個大麻煩。他多次動過念頭,不讓徐易江

    再跟下去。轉而一想,這事也不能干,假設領導并非不認同徐易江的能力,只是

    覺得還需要觀察,他這樣做,不是讓領導覺得,他一直在揣上意?將心比心

    ,如果某個人一直在揣摩自己的意圖,他一定會覺得這個人很可怕吧。

    事情到了這一步,他是進不能進,退不能退,滿腔熱情地燒了一壺溫吞水。

    剛剛在辦公室坐下不久,韋成鷗來到他的辦公室。也不知道他怎么練出來的

    ,輕手輕腳,竟然沒有一點聲音。唐小舟聽到門被鎖上的聲音,才抬起來頭來,

    看到他,說,成鷗,有事嗎?門別關。

    韋成鷗沖他笑了一下,轉過身,把門打丹一點,然后走到唐小舟的面前。

    唐小舟說,你找我有事?

    韋成鷗先是咳咳笑了笑,然后遞給他一張紙。唐小舟接過來一看,見最上面

    是四個字,請調報告。唐小舟問,請調?你要調到哪里去?

    韋成鷗說,暫時去省政府辦公廳。

    唐小舟略略愣了一下,去省政府辦公廳?這么說,他要換個地方興風作浪了

    ?韋成鷗和陳運達的關系不一般,到了省政府辦公廳,在陳運達的照應下,大概

    很快就能升起來。退一步再想,當初,韋成鷗進入省委辦公廳,原本就是陳運達

    的一著棋,肯定是有權力回報的。如今已經過去幾年,若是仍然將韋成鷗留在這

    里,恐怕再難解決他的任職。陳運達干脆把他調到省政府辦公廳,干上一兩年,

    再解決正處級,趙德良大概也不會過于執著。

    唐小舟裝著看報告的內容,腦子緊急思考著。

    自己和韋成鷗沒有任何利益之爭,他卻四處給自己制造麻煩。這種人品質很

    壞,一旦讓他掌握權力,很可能做出更多損害自己的事情。如果有可能,他一定

    要讓韋成鷗永遠沒有機會。然而,他畢竟只是一個小人物,壓得了韋成鷗一時,

    壓不了一世。韋成鷗既然將這個請調報告拿到了自己這里,說明他已經把幕后工

    作做好了,自己如果刁難,更進一步得罪韋成鷗不說,還會得罪他背后的一些實

    權人物。

    唐小舟說,這個東西,你給我干什么?余秘書長簽個意見,由人事處去辦就

    好了。

    韋成鷗說,人事處的姚處長說,要你簽個字。

    唐小舟說,這種事,哪輪得到我說話?好了,你放在這里,我去找余秘書長

    說說。

    韋成鷗說,你能不能……他們那人手不夠,催我去上班呢。

    唐小舟說,我一會兒要去向余丹鴻請示趙書記今天的安排,順便跟秘書長說

    說。

    韋成鷗說了一番感謝的話,唐小舟擺了擺手,說,好了好了,就這樣吧,我

    要去找秘書長了。韋成鷗這才退了出去。

    來到余丹鴻的辦公室,唐小舟注意看了一下,并沒有發現余丹鴻的表情有什

    么異樣。其實也不可能有異樣,對于一名省委常委來說,只要不死人,事情還真

    大不到哪里去。也不知那個派出所所長是不懂套路還是怎么的,他能頂得了一時

    ,能頂得了長久?余丹鴻只要肯出面,給公安局長打個電話,他不還得放人?這

    事的關鍵不在于他頂不頂,而在于余丹鴻是否出面。從另一重意義說,為了這么

    件事,余丹鴻竟然會親自出面,有點過了。只要他說一句話,不知會有多少人跑

    斷腿。他之所以出面,大概也是因為迫于太座夫人的壓力吧。

    商量完日程安排,唐小舟把韋成鷗的請調報告遞給余丹鴻。

    余丹鴻看了一眼,又抬頭看著唐小舟,說,小韋要走?

    唐小舟說,事前也沒聽說,剛剛他把這個報告送給我,說是政府那邊等著他

    去上班。

    余丹鴻說,如果放他走,你們一處的工作怎么辦?以前是三個副處,現在剩

    下兩個,他再走了,就只有衛新一個人了。

    唐小舟趁機說,廳里是不是考慮一下徐易江?

    余丹鴻再次抬頭看他,說,徐易江?他來廳里的時間不長啊。

    唐小舟說,雖然時間不長,畢竟以前的級別在那里,他又是正規研究生畢業

    ,還立過兩次功。到廳里來后,工作上手也很快。

    余丹鴻說,廳里的研究生,不止他一個吧,就算你們一處,還有別人?

    唐小舟說,我們一處有兩個,都很不錯,如果廳里能夠解決,那是最好了。

    余丹鴻說,小孔是很不錯,任勞任怨。不過,這個小徐,性格是不是有點問

    題?這不是小事。

    唐小舟這話只是順口而說,孔思勤還只是副科級,要馬上解決副處,幾乎沒

    有可能。他不提孔思勤,只說徐易江。他說,只是不太愛說話。這一點,恰好是

    在辦公廳工作必須的吧。

    余丹鴻說,謹言慎行,是修養,是素質,不是性格。這個暫時不說了,德良

    同志是什么意見?

    唐小舟知道,他這是側面打聽,徐易江在趙德良身邊出現,到底是誰的意思。唐小舟不能明說,又不能完全不說。他說,這事我上次向你匯報過啊。主要是

    去年以來,我的事情比較多,常常要到下面去跑。有時候,趙書記身邊需要個人

    跟一跟。

    余丹鴻看了唐小舟一眼,說,這個事,你要跟趙書記溝通好。趙書記如果有

    這個意思,我這里自然沒問題。趙書記如果沒這個意思,小徐經常在趙書記身邊

    走動,影響可能不是太好吧。

  如果覺得二號首長小說不錯,請推薦給朋友欣賞。更多閱讀推薦:黃曉陽小說全集幕僚愛情萬歲陽謀高手高手過招二號首長, 點擊左邊的書名直接進入全文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澳门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