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書農小說網友上傳整理黃曉陽作品二號首長全文在線閱讀,希望您喜歡,一秒鐘記住本站,書農的拼音(shunong.com)記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閱讀。

    二號首長第二部第106章

    任大為說,不是聽說了什么,而是經歷了什么。

    任大為介紹說,上午,他正和丁應平等人一起視察江南在線,彭清源給丁應平打了個電話。丁應平立即結束了視察,帶著任大為和董紹先趕到了廣電局。廣電局黨組在開會,丁應平直接闖進會議室,在最后面找個地方坐下來。會議室畢竟不大,丁應平等人進去,里面的人,全都看到了。他們進去之前,里面還有很激烈的爭吵,丁應平一進去,里面的聲音頓時沒了。

    丁應平說,聽說你們在開重要會議,不知我能不能列席?

    丁應平是省委常委、宣傳部長,廣電局是他的下屬單位。可他畢竟不是廣電局的黨組成員,他有沒有資格列席廣電局黨組會議,在場的人,也拿不準。尤其關鍵之處在于,這個會議十分特別,誰都沒料到丁應平怎么會來,更不清楚丁應平的目的是什么。有那么一瞬間,竟然沒有一個人說話。丁應平便說,既然沒有人反對,那我認為是被批準了。我聲明,我只是列席,你們繼續吧。

    當時的情況真是非常尷尬,丁應平坐下來了,里面的黨組會,卻并沒有繼續,哪怕是杜崇光,也是目瞪口呆,好半天沒有說話。

    丁應平又說,我進來之前,聽到你們的會議開得很熱烈啊。怎么啦?是不是背后說我的壞話,當著我的面,不敢說了?如果是討論與我有關的問題,你們可以要求我回避。這點黨性原則,我丁某人還是有的吧。

    杜崇光沒有退路了,不得不說,丁部長,是這樣。有關黎兆平雙規一事,局里和下面頻道的反應非常強烈。我們覺得,這事已經影響到了正常的工作,所以想討論出一個具體的解決辦法。

    丁應平擺了擺手,說,這是你們黨組的事,我不是你們的黨組成員,沒有發言權。你們在沒有形成決議前,也沒有義務向我匯報。我說過,我只是列席,你們繼續。

    杜崇光說,既然這樣,那我們繼續開會。就黎兆平的問題,黨組成員已經進行了充分討論,絕大多數黨組成員,意見比較一致。當然,也有個別不同的聲音。有不同的聲音是好事,恰恰說明我們的黨組會,是充分發揚了民主的。下面還有時間,哪位同志如果還有意見沒有表達,可以繼續發言。

    杜崇光的話說完了,黨組成員卻沒有一個人發言。顯而易見,他們都認為丁應平來得突然,來得怪異,完全不清楚丁應平的態度,誰都不敢貿然表態。杜崇光問了幾遍,仍然沒有人補充發言,杜崇光便說,既然該說的都說了,那么,我們現在履行組織程序,舉手表決。贊成的請舉手。

    任大為在里面坐了半天,完全不明白這是在開什么會,也不知道他們要表決什么。但黨組成員舉起手后,任大為還是數了一下,舉在空中的手共有五只。

    杜崇光于是說,一共有五票贊成。黨組十一個成員,正式出席九人,請假二人,五票贊成,超過半數。決議通過。

    決議既然通過了,杜崇光自然就可以宣布散會了。不過,今天的黨組會比較特別,宣傳部長坐在這里呢。如果完全不顧宣傳部長就散會,那等于是抽丁應平的耳光嘛。杜崇光就算是再狂,也不敢做這件事。他面向丁應平,說,下面請丁部長作重要指示。

    大家一齊鼓掌,但掌聲稀稀拉拉,有氣無力。丁應平舉手制止,說,別鼓掌別鼓掌。我老了,糊涂了,有點記不清楚了。我的印象中,我黨的會議,一直都需要統計贊成票、反對票和棄權票吧?現在僅僅只統計了贊成票,是不是手續還不夠完備?

    杜崇光的臉色一變,顯得很難看,卻又無可奈何,只得作檢討,說見多數已經通過,所以忽視了組織程序的完整。檢討過后,只好繼續履行程序,請反對者舉手。

    舉起的手有四只。五票贊成四票反對,正好是九票。問題不在這里,坐在后面的任大為看得很清楚,有一個人兩次都沒有舉手。他正想提醒丁應平,杜崇光說話了。他說,五票贊成,四票反對,沒有人棄權。

    丁應平再次打斷了杜崇光,說,還是讓大家舉最后一次手吧。

    杜崇光無可奈何,只得宣布,棄權的請舉手。

    奇事出現了,竟然有兩個人舉起了自己的手。杜崇光顯然呆了,不明白這是怎么回事。

    丁應平便在這時站了起來,說,看來,我今天真是不虛此行呀。你們的黨組會,開出天下奇聞來了。十一個黨組成員,九人參會,五人贊成四人反對兩人棄權。怎么就投出十一票來了?我小學的時候,數學沒有學好,這個賬我算不來。你們誰能告訴我,這個天下奇聞是怎么回事?

    他的話音剛落,年紀最大的黨組成員姚晉添站了起來。他說,其實很容易算,因為我投了三票。

    杜崇光當即變臉,質問姚晉添,你想干什么?你以為這是什么地方,能讓你胡鬧嗎?

    姚晉添說,我投三票,自然有我的道理。

    杜崇光將桌子一拍,說,你還有理了?

    丁應平舉起一只手,對杜崇光說,我倒想聽聽,他有什么道理?

    姚晉添說,我的第一票,是為提議開這次會的人投的。我不知道誰需要開這次會,不知道到底是省委,是省委宣傳部,還是我們局黨組的某個別人。總而言之,我已經感覺到了,領導我們這個黨組的人,需要這一票。既然我是黨組成員,自然應該支持黨組的工作,所以,我為黨組投了這一票。

    丁應平問,那么,你的第二票呢?為誰投的?

    姚晉添不慌不忙地說,是替黨章投的。

    杜崇光說,簡直一派胡言。你有什么資格代表黨章投票?

    姚晉添根本不理他,按照自己的思路說下去。他說,黨章規定,開除一名黨員的黨籍,必須異常慎重,需要重大違法犯罪事實。現在,黎兆平是被雙規了,有沒有重大犯罪事實?坦率地說,雙規的要義是在規定的時間規定的地點說明問題,并不定性。在沒有正式定性之前,我們無權假設某個黨員某個公民有罪。既然沒有罪,又以有罪假定來開除其黨籍,這就違反了黨章。黨章自然不能贊成這樣的表決。可黨章不會說話,我只好替黨章說話了。至于第三票,我是為我自己投的。我投了棄權票。

    至此,任大為才明白,廣電局黨組要討論的是開除黎兆平的黨籍。

    聽到這話,唐小舟暗自心驚肉跳。趙德良、彭清源、丁應平等人,要讓黎兆平當選黨代表,另外卻有人要開除黎兆平的黨籍。如果他連黨籍都沒有了,還怎么當選黨代表?這一招真夠狠的。

    姚晉添說完后,廣電局黨組再沒有一個聲音,連杜崇光也不知該怎么應對。倒是丁應平站了起來。

    丁應平說,晉添同志這三票很有意思,給我上了一次極其生動的黨課。我在這里有個建議,你們廣電局黨組應該將這次會議的詳細記錄多復制幾份,給省委一份,給組織部一份,也給宣傳部一份。我個人認為,省委、省委組織部和省委宣傳部,都需要好好學習這次黨課。看來,我今天真是不虛此行啊,實在太受教育,也太受震動了。不,不僅僅是震動,簡直可以說是震撼。我已經有二十多年黨齡,黨課不知聽過多少,我自己也講過很多黨課,但像今天這么深刻的黨課,還是第一次經歷。你們繼續開會吧,我這個列席代表就先告退了。

    離開宣傳部的時候,唐小舟的心情再次沉重起來。他原以為,三大巨頭在運作黎兆平的黨代表資格,此事一定可以成功。現在看來,他們在運作,對手也一樣在運作,此事還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更讓他不安的卻是,許多東西正在逐漸浮出水面,兩股勢力的爭斗,已經越來越表面化。

    整個事情,越來越像一盤象棋了,黎兆平被雙規,只不過是對方的當頭炮。接下來,唐小舟出了一招,讓舒彥出面替黎兆平當律師,這只算是馬來照,有沒有效果,根本無法預料。接踵而來的,是雙方頻繁的調兵遣將。無論是彭清源的選黎兆平為黨代表,還是杜崇光的開除黎兆平黨籍,抑或丁應平列席黨組會,只能算是見招拆招。最終,會不會有朝一日,雙方的老帥不得不赤膊相見?真到了那一天,江南省將會是一種什么樣的政治生態?

    省委書記和省長一旦披掛上陣,斗得你死我活,就不知道會有多少人因此倒霉了。

    過了幾天,丁應平給唐小舟打來電話,宣傳口黨代表的選舉已經結束。唐小舟最關心的,不是宣傳口哪些人當上了黨代表,而是黎兆平有沒有當選。這話又不好直接問,只得裝著漫不經心地問了一句,還順利嗎?丁應平說,放心,一切順利。

    即使如此,唐小舟還是不放心,又給任大為打了個電話,要他查一下,有沒有黎兆平的名字。

    任大為說,有。丁部長要求他盡快把名單報省委辦公廳,他準備今天下午就報過去。

    得到確切消息,唐小舟心中一松。這一招,果然是勝了。接下來,對方會怎么出招?只要省委辦公廳確定了黎兆平的黨代表身份,便可以正式要求龍曉鵬來省委辦公廳報告黎兆平案的情況。龍曉鵬如果拿不出黎兆平犯罪的確鑿證據,就必須釋放黎兆平。此時,如果龍曉鵬仍然頂著的話,趙德良便可以出手。他當然不會親自出手,但他可以黎兆平是黨代表,必須盡快給予一個結論為由,派梅尚玲接手此案。

    梅尚玲一旦將案子接過來,事情就要好辦得多了。

    梅尚玲所想,與唐小舟完全不同。她說,我始終沒有搞明白,怎么會有這么一件案子?現在大家都忙,省市兩級紀委,根本不可能去抓一件五十萬的案子。這件事,聽上去太荒唐了。

    唐小舟說,最初,我也覺得荒唐,如果說某人想做文章,一件五十萬的案子,能做什么文章?最近,這件案子背后的一些東西,才漸漸浮出水面。黎兆平的兆元房地產公司,最近在雍州市接了兩大工程,一是清水塘的安居工程,一個是延安土路的融富中央國際。清水塘安居工程,是雍州市的民心工程,兩年前已經開始動工,但由于種種原因,成了胡子工程。彭清源到雍州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重新啟動這項民心工程。兆元公司以極其優惠的價格,拿到了這項工程。同時,兆元公司又通過拍賣的方式,拿到延安西路大片土地,這些土地總值四十億,成為雍州市名符其實的地王。兆元公司計劃在這里建一個國際化的中央商務區,取名為融富中央國際,主樓是一座高達八十二層的建筑,將成為雍州市的地標。這兩大工程,既是彭清源到雍州后的政績工程,也是趙德良直接關注的工程。有人懷疑,這兩大工程的背后,牽扯涉趙德良和彭清源巨大的經濟利益。他們不好查趙德良和彭清源,便想通過一個五十萬元的受賄案,從黎兆平身上打開缺口。

    梅尚玲說,難怪。

    唐小舟以為,只要黎兆平的黨代表身份一經確認,他們就玩不下去了。沒想到人算不如天算,意外在瞬息之間。

    第二天上午,唐小舟的另一部手機響了起來。這是黎兆平的事發生后,他新買的一部手機,用的是充值卡。電話是王宗平打來的,王宗平在電話中說,周小萸可能被黎兆林綁架了。

    聽到這話,唐小舟的腦袋一炸,看起來現在的形勢正好,怎么會發生這樣的事?他問,消息確切嗎?

    王宗平說,目前還不能肯定。昨天晚上,公安部門已經派一個小組去三亞了。我側面打聽了一下,周小萸在三亞被綁架的可能性很大,并且已經證實,黎兆林確實在三亞。

    唐小舟問,那你聯系上黎兆林沒有?他承認了?

    王宗平說,聯系不上他。前幾天,舒彥和他聯系過,證實他確實在三亞。

    眼看曙光大燦的時候,形勢急轉直下。唐小舟感到絕望。龍曉鵬等人,只要抓住了黎兆林綁架周小萸的確鑿證據,便可以對省委辦公廳說,黎兆平涉嫌策劃綁架案。那時,再沒有人敢出面替他說話了,他的黨代表身份,便無法得到確認。如此一來,釋放黎兆平,可能成為泡影。

    黎兆平在那些人手中的時間長了,什么意外都可能發生。

    有什么辦法熬過這一關嗎?沒有。只怨這個黎兆林沒腦子,干出這種荒唐事,使得原本已經明朗的形勢,出現迅速的變化。面對這一變化,唐小舟束手無策,似乎沒有一種好的辦法。他又不能將這件事告訴趙德良,趙德良一旦知道,定會怪他不會辦事吧?

    稍晚些時候,王宗平再次打來電話。王宗平說,已經和黎兆林聯系上了。

    唐小舟急切地問,是怎么個情況?

    王宗平說,情況很糟糕。不過,還沒有到最糟糕的情況。

    黎兆林是一個頭腦很簡單的人,他得知哥哥有可能是被周小萸陷害之后,便想,只要強迫周小萸承認栽贓陷害的事實并且拿到證據,就可以救出哥哥。他策劃了一次行動,色誘加財誘,把周小萸騙到了三亞,并且將她弄到一個偏僻的地方關起來。周小萸被限制自由之前,發現情況不對,給女兒打了一個求救電話。雍州市公安部門根據這個電話,斷定周小萸在三亞被綁架,因此派出一個小組趕往三亞。又根據當天周小萸的手機信號,將范圍縮小到幾公里之內,并且成功地將周小萸救出。

    黎兆林見勢不妙,立即逃離了三亞。

    唐小舟說,現在看來,只有一個辦法,做黎兆林的工作,讓他自首。他綁架了周小萸,犯了刑事罪,他必須為此付出代價。如果能自首,量刑的時候,可能會輕一些。

    王宗平說,我也是這樣想的。我已經告訴舒彥,讓她盡快和黎兆林聯系上,說服他回雍州自首。

    唐小舟說,這件事,你一定要安排好,不能讓黎兆林落到他們手上。黎兆林自首后,你要安排最信得過的人,把黎兆林控制起來。

    王宗平說,我已經作了安排。

    整件事糟透了。唐小舟本能地覺得,對手肯定會拿這件事大做文章,這個文章,無論怎么做,都會因為周小萸遭綁架這件事,對黎兆平極端不利。主動權就這么輕易地落到了對方手里,他們將怎樣利用這個主動權,恰恰是唐小舟這些人無法掌握的。唐小舟可以預料的是,接下來的反擊,將會異常猛烈,他甚至完全不知道,對手開始猛烈攻擊的時候,自己這邊,到底有什么手段抵抗。

  如果覺得二號首長小說不錯,請推薦給朋友欣賞。更多閱讀推薦:黃曉陽小說全集幕僚愛情萬歲陽謀高手高手過招二號首長, 點擊左邊的書名直接進入全文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澳门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