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8章

  書農小說網友上傳整理黃曉陽作品二號首長全文在線閱讀,希望您喜歡,一秒鐘記住本站,書農的拼音(shunong.com)記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閱讀。

    二號首長第二部第098章

    六點鐘,鬧鐘將唐小舟鬧醒。他實在太困了,根本不想起床,卻又無可奈何,奮力掙扎而起。以前起床后都要洗個澡,現在不可能再講究了,匆匆刷牙洗臉,然后出門,見張順焱等人,已經候在門口。唐小舟問,陳省長昨晚休息得好嗎?

    張順焱說,哪里休息?會剛剛才散,吃了點宵夜,就帶著市政府的同志檢查工作去了。

    唐小舟說,那你先去吃早餐吧,趙書記這邊準備好了,我會通知你。

    張順焱說,早餐已經準備好了。

    唐小舟看了看表,說,估計沒時間下去吃了。你對餐廳說,過二十分鐘,讓他們送到房間里來。說過之后,也不理他們,去敲趙德良的門。

    趙德良把門打開,放唐小舟進去。唐小舟認真看了一眼趙德良,發現他的臉色很不好,灰暗灰暗的,仿佛蒙了一層青黑色的什么東西,眼睛似乎睜不開一般,整個人顯得無精打采。趙德良準備進衛生間洗澡,這是他必須做的功課。唐小舟小聲地問,要不要打一針?趙德良看了唐小舟一眼,什么話都沒說,進了衛生間。

    唐小舟立即走到電話機旁,撥打了張玉蓉房間的電話,說,你馬上過來。

    替趙德良吹頭發的時候,門鈴響了。唐小舟估計是早餐送來了,沒有理會,繼續將所有一切做完,才過去打開門。確實是送餐來了,用一個小推車推著。不過,送餐的不是服務員,而是張順焱。唐小舟準備從張順焱手里接過手推車,很快發現張順焱不會讓他做這件事,也就明白了。人家如果不是為了在趙德良面前表現一番,也沒有必要在門外等好幾分鐘。唐小舟并沒有硬性剝奪張順焱的這一機會,只是伸出一只手,和他一起將手推車推了進去,仿佛那東西真的很重,一定要兩個人才行。

    趙德良住的是套間,外面是會客廳,其中一半是餐廳。張順焱和唐小舟一起將餐點往桌子上擺。這里的食物,是兩個人的量,張順焱準備僅擺上趙德良的量,剩下唐小舟的,由他自己安排好了,或者推回自己的房間,或者在趙德良之后吃。可唐小舟竟然將所有的食物擺上了桌,張順焱一時目瞪口呆。

    唐小舟叫趙德良吃飯,趙德良從房間里出來,張順焱立即和趙德良打招呼。趙德良說,順焱同志,一起吃飯。

    張順焱說,我已經吃過了。

    趙德良也不和他客氣,對唐小舟說,小舟,我們吃。伸手去拉椅子,準備坐下來。張順焱早已經準備好了,搶先一步,將椅子拉開。趙德良坐下去,拿起筷子,夾了一只饅頭,捏在手上,撕開一小塊,塞進嘴里。

    唐小舟在側面坐下來,拿起一只雞蛋剝著。

    趙德良見張順焱小心地站在一旁,用筷子點了點他,說,你站著干什么?讓我說話都要仰著頭看你。坐下來,坐下來。

    張順焱小心翼翼地在唐小舟的對面坐下。

    唐小舟將一只雞蛋剝好,放在趙德良面前的盤子上,又拿起他面前的碗,替他舀了一起白米粥,才開始自己吃早餐。張順焱很認真地看了唐小舟一眼,大概沒料到他和趙德良竟然是這樣吃早餐的。

    趙德良喝了一口粥,又夾了一點菜,放在嘴里,問張順焱。說說吧,情況怎么樣?

    張順焱帶來的,自然都是好消息,電通了,水通了,路通了。

    這一點,趙德良并不擔心,他省委書記在這里坐鎮呢,敢不通?若真不能通,張順焱這些人,大概親自跑上陣去了。

    趙德良說,陵丘,這次的教訓深刻啊。

    張順焱立即說,是的是的,非常沉痛,我們市委一定要好好總結,認真反思。

    唐小舟仔細注意趙德良,見他的面色漸漸紅潤起來,容光煥發。

    吃了早餐,大家一起去火車站。從招待所到火車站,路已經被封了,沿路除了他們的車隊,再沒有一輛車,車行自然順利。車站里面站滿了警察,全副武裝,戒備森嚴。車隊由交警指揮,停在車站的一側。車子一旦停下,所有人全部下車,由公安人員組成的一條通道向前走。而他們剛剛所乘的那輛車,則由公安人員接管。唐小舟由此知道,這些車,原來要經過嚴格安檢。不僅車要安檢,人也一樣要安檢,省委書記都不例外。一行人走了幾十米,來到一處入口,這里早已經設置了安全門。趙德良第一個跨過安全門,唐小舟緊隨其后。進入安全門后,里面是幾個手拿檢測儀器的女公安,她們微笑著向來人點頭,用儀器在他們的身上測一遍。這種檢測和機場登機時的安檢沒什么不同,但要嚴格仔細多。好在這些官員們身上是空的,既沒有鑰匙也沒有手機,甚至連香煙都沒有。他們的很多東西,都在秘書手里。

    唐小舟帶了包,檢測就沒那么順利了,除了過機檢查之外,還由公安人員打開包,仔細檢查了一遍。

    進入站臺后,唐小舟注意看了一下,整個車站,顯然已經被封了,除了負責安保的公安干警和武警,看不到一個人,也看不到一列車。陳運達等人,已經先到了站臺上,和趙德良匯合后,一起站在那里等待。

    專列停下后,首長并沒有立即下車,先下來的是一些穿便裝的大個子。唐小舟知道,這些人,一定是安保人員。他們下來后,四處看了看,分列在兩邊。雖然是清晨,天氣也夠熱的,可這些人竟然穿著西裝,他們站著的時候,雙腿一律叉開,雙手交叉放在胸前,目視前方。而他們前方約兩米左右,同樣站著一排人,這是一排全副武裝執勤的鐵路警察。接著,又下來好幾個人,這幾個人的個子非常高,估計有一米九以上。

    唐小舟是第一次見這樣的場面,還沒搞清是怎么回事,發現趙德良和陳運達等人已經抬腿向那伙人走去。他立即跟上去,這才發現,那幾個大個子圍著一個人,果然是首長,幾乎每天都可以在新聞聯播中見到的。趙德良上前和首長握手,唐小舟自覺地往旁邊站了一步,望向首長后面的隨從,在一群隨從中,他看到了武蒙。武蒙和唐小舟的身份一樣,是秘書,他不可能跟在一大群領導身邊,位置靠近邊沿,這給唐小舟接近他提供了機會。

    唐小舟很想迎著走過去,卻又知道,這種場合,是不能輕舉妄動的,任何人的任何一個微小動作,都可能被安保人員作另外的理解,從而造成混亂。他站在那里不動,眼睛盯著武蒙,武蒙顯然也看到了他,稍稍加快腳步。直到兩人已經很近了,唐小舟才向前跨出一步,主動打招呼說,武主任,你好。

    武蒙伸出手,與唐小舟握了,說,小舟你好。我想一定能在這里見到你。

    唐小舟說,昨天晚上知道首長要來的消息,我就想,你可能會跟來。

    武蒙說,上次和小佟子談起你,他說你現在發展很不錯。

    唐小舟一下子懵了,小佟子?哪個小佟子?

    武蒙說,哦,歐陽佟,他個子小,我們都叫他小佟子。

    唐小舟略想了想,明白了,電視臺的歐陽佟也是復旦畢業,比唐小舟高兩屆,他和武蒙是同班同學。他立即說,歐陽佟啊,很有性格的一個人。剛剛提拔為副臺長,他突然不干了,要下海做生意。上次我們小聚的時候,我還問過他,生意做得不錯。

    武蒙說,小佟子這個人,脾氣比較丑,他那種人,是不適合商場的,搞不好會吃虧。他是我最好的兄弟,在你的手下,你要好好關照他。

    唐小舟說,這個自然,你放心。要不,這兩天約他一下?我們一起喝杯酒。

    武蒙說,這次恐怕沒有時間,首長還要去廣東和福建,時間有限,今晚就要走。

    接下來的一整天,唐小舟都是馬不停蹄,不斷地奔走。領導們去醫院看望傷者,到臨時搭建的棚戶區去看望災民,浩浩蕩蕩的車隊,走在最前面的領導已經下車,開始例行工作了,后面的車還在陸續到達。等這些人集合起來,領導的工作已經完成,又要乘車離開。后面的人因此手忙腳亂,奔跑著迅速趕向自己乘坐的汽車。

    讓唐小舟驚嘆的是首長的精力,一整天連軸轉,每到一個地方,都要握手、講話,十幾個小時時間,走了八個地方,說了無數的話。盡管這些話,每一處都在重復,這么一天轉下來,付出也是驚人的。

    到了晚上,將首長送上專列,唐小舟已經累得快趴下了,他以為接下來,可以在酒店里好好睡上一覺,可省里還有一大堆事等著趙德良,他要當晚趕回去。

    車子剛剛啟動,趙德良就睡著了,唐小舟卻不敢睡,他不得不強打精神,陪伴著馮彪——

    唐小舟拿著趙德良的茶杯、筆記本和筆走進會議室。

    會議室里已經坐滿了人。除了趙德良和陳運達,所有常委已經到齊。因為是擴大會,人大政協的主要領導以及副省長,全都來了。和例行的常委會不同,這次是排了座次的,每個人面前都有一個牌子,中間一圈是常委以及人大政協的領導,副省長以及幾個重要的省委委員,只能排在第二圈。

    唐小舟注意看了一下,第一圈有一個空位,沒有擺牌子,那是自己的位置。這次會議,由趙德良指名自己記錄。離開會議室的時候,恰好見陳運達和他的秘書一同到達。唐小舟走進趙德良的辦公室,告訴他都到齊了,然后返回自己的辦公室,拿了錄音筆和筆記本,出來時,恰好見趙德良離開辦公室。

    跟在趙德良后面進入會議室,見坐在第二排的人,先后站起來,向趙德良行注目禮。趙德良并沒有看他們,直接走到最前面坐下,看了看各位均已坐好,便說,我們開會。

    趙德良喝了一口水,又將筆記本打開,說,這次蘿莉司過境,給江南省造成了巨大損失,據統計,全省直接經濟損失高達一百一十億元,受災群眾五百三十萬人,死亡四百六十七人。今天,我們開一個檢討會,主要是檢討我們工作中存在的問題,探討改進工作的方法,避免重蹈覆轍。

    一開始,趙德良就報出了一串數字。唐小舟心里最清楚,這些數字全是假的,應該說,沒有一個是真實的。真實的數字是多少,別說趙德良不清楚,全省沒有一個人清楚。就說死亡人數吧,其實是一個參考數字。什么是參考數字?也就是各級各部門根據平行單位的數字參考出來的。以某個鎮為例,假如該鎮死亡人數是三十五人,但是,他們打聽到相鄰鎮上報的死亡人數是十八人,盡管本鎮受災更為嚴重,卻不能完全按照實數上報。上報了,上面認為你的預防工作以及善后工作沒做好。因此,將數字隱瞞一下,只報二十一人。到了縣里,又要和平級單位對比。相鄰的那個縣,上報的死亡人數是八十五人,你卻報一百一十人,同樣說明你的工作沒有做好。和鄰縣比一下,你的受災情況應該不如鄰縣,沒有理由死亡人數還多于鄰縣,于是在各地報上來的數字上減去一個數,上報時,可能變成了七十九人。這樣層層參考下來,報到了省里。省里一看,死亡人數接近千人,這個數字太大了,報到中央,中央會怎么看江南省委?何況,江南省還不是蘿莉司的重災區,鄰省的數字都沒有這么多呢。于是,攔腰砍一刀,變成了四百六十七人。這個數字,只有各地上報數字的三分之二,而各地上報的數字,很可能早已經被砍掉了三分之一甚至更多。

    據此,唐小舟估計,這次風災,全省死亡人數,可能在一千五百人左右。

    另一方面,損失數卻可能多報。這樣的大災,無論是中央還是省里,都會采取救災措施,最直接的措施,自然是劃撥救災款。而救災款是按照受災面積和受災人數計算的,多報了,就可能多拿錢。

    第一個檢討的是聞州。聞州是蘿莉司中心經過的兩個市之一,蘿莉司登陸時,中心風力達到十七級,進入江南省,減弱為十四級,進入聞州,又減弱為十三級。理論上,聞州的損失,應該比東漣小得多。而事實是,聞州比東漣的損失多出一倍,死亡人數多出好幾倍。如果客觀公正的話,東漣是這次防災減災的先進單位,而聞州市的領導班子,顯然有重大瀆職之嫌。盡管這次省委常委擴大會議的主題明確,是對這次風災的檢討,可聞州市委書記趙有豐作這個檢討的時候,更像是在總結先進經驗和工作業績。無非是采取了哪些措施,疏散了多少人,解救受困群眾多少,派出了多少個醫療隊,消毒面積多少。

    趙有豐為什么大言不慚?他是有底氣的。聞州上報的死亡人數是三百七十二人,東漣上報的是一百一十六人,僅這兩個地區,總人數就達到了四百八十八人,比省里上報的數字多出二十一人。這還不包括陵丘和雷江。大家都聽說,陵丘死了很多人,據說上千。如此一來,大家心知肚明了,總損失數,各地無法找到準確數字,死亡人數,大家心里都有一本賬。省里既然帶頭玩假,下面玩點假,省里又能拿他們怎么辦?

    盡管趙有豐報出了自己很多豐功偉績,在他發言結束后,陳運達還是發難了。

    陳運達說,剛才,我聽了聞州的報告,很全面也很生動。聽了這樣的報告,我認為給聞州評一個防風減災先進集體,是一點問題都沒有。不過,我更關心的不是這些成績,而是成績背后的疑問。我一直在研究關于這次災害的統計數據,按說,聞州與東漣相鄰,都是臺風中心經過區域,臺風經過東漣時,整整強了一級。可是,這上面的數據顯示,聞州的直接經濟損失,比東漣多出百分之一百四十七。你們誰能告訴我,這到底是怎么回事?這多出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七,是怎么來的?為什么風力更強的東漣,損失卻比風力稍弱的聞州損失要小得多?為什么?省委開這次會,是一次檢討總結會,而不是一次評功總結會,不是要搞論功行賞,是要找問題,查漏洞。這么大個漏洞擺在這里,卻沒有人看到,或者說,大家都視而不見,這是什么原因?我看,這個原因,恰恰是最應該檢討的。

    陳運達說完,趙有豐連忙解釋,說,陳省長說的問題,確實是個問題。不過,我在這里解釋一句,聞州的直接經濟損失大于東漣,可能與經濟總量有關。

  如果覺得二號首長小說不錯,請推薦給朋友欣賞。更多閱讀推薦:黃曉陽小說全集幕僚愛情萬歲陽謀高手高手過招二號首長, 點擊左邊的書名直接進入全文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澳门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