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6章

  書農小說網友上傳整理黃曉陽作品二號首長全文在線閱讀,希望您喜歡,一秒鐘記住本站,書農的拼音(shunong.com)記住本站加入收藏下次閱讀。

    開始,唐小舟還在窮于應付,甚至想借機逃走。可上午過去之后,他的想法已經變了,倒不在乎收多少錢,而在乎哪些人對自己怎么樣。縣里主要的領導全都來了,但也有沒來的,政協就有兩個副主席沒來。這兩個副主席并不認識唐小舟,大概也意識到,自己快到站了,沒有必要在唐小舟這里個臉熟。雷江市,鐘紹基在北京,他特意派市委辦副主任陳志光代表自己前來看望。幾套班子的負責人,也都來了,各局的一二把手,也沒有拉下。難怪有人說,給領導送禮,你送了多少,領導不知道,送沒送,領導一定知道。原來,領導確實不在乎你送的那些錢,他的錢,足夠他開悄了,你給他送的錢,還是他的負擔。就說唐小舟吧,且不說他有多少財產,僅從工資收入來看,確實是不夠他開悄。另一方面,他平常獲得的灰色收入,是一個相當大的數目,比工資多出好多倍。何況,他也基本不需要花錢,就算要花錢,處里還有個小金庫呢,請客吃飯送禮什么的,算是工作開支,只要不把現金往自己包里裝,怎么花都不算是問題,錢對于他,不算個事。既然足夠花了,還貪其他便宜干嘛?錢多了,反而是負擔。問題是,某些特殊時候,人家來給你送禮,送的不僅僅是錢財,更為重要的,是友誼,是官場認同,是你在別人心目中的地位。從下午開始,有省內其他城市的人來了。第一個到達的是鄭規華。當然,鄭規華本人沒來,他讓自己在聞州當市委書記時的秘書來了。那一刻,唐小舟的眼淚,都快流出來了。第二個趕來的,是吉戎菲的代表。吉戎菲可真是有心,她派的代表,竟然是冷天遙。冷天遙不僅自己來了,把妻子也帶來了。聊了幾句客氣話,冷天遙便問,稚馨來了沒有?她在哪里?唐小舟愣了一下,說,稚馨要來嗎?我不知道哇。冷天遙說,我和她通過電話,說好了在這里會合。冷妻說,可能她要坐長途車,所以慢一些。唐小舟不好說什么了。他們是什么意思?將他當成他們未來的女婿了?一家三口都趕了過來,似乎并不僅僅是禮節呀。唐小舟不能多說了,假如這對夫婦四處說,唐小舟正追求他們的女兒,豈不是要生出一件是非來?唐小舟還沒有開口,冷天遙又說了,吉書記讓我們在這里住幾天,你這里有什么事,我把稚馨的媽媽也帶來了,你叫她去辦。唐小舟轉頭看冷妻,她倒是很能進入角色,已經開始幫忙了。因為來的人實在太多,幾乎每個人,都會送一只花籃,病房里,已經被花籃擠滿。冷妻說,花籃太多了,太占空間,來的都是領導,看到這么多花籃,影響也不太好,得盡快清理一些出去。

    對于這種觀點,唐小舟倒是非常認同。以前覺得這對夫妻非常世俗,現在看來,世俗也有世俗的好處。他說,是要清理一下。但是他還沒有說完,冷妻說,好,我知道了。這些小事,你不用管。說過之后,她出門了,甚至沒有和丈夫打招呼。時隔不久,她帶了幾個人回來,那些人一人提著幾個花籃,來來回回走了幾趟,病房一下子空了許多。唐小舟暗想,沒想到,她倒是一個挺能干事的人。這時,冷雅馨來了。她走得很急,額頭上全是汗。因為屋子里有好多人,她的父母又在場,唐小舟不好表現得太過親熱,只是站起來迎著她。她倒是完全不講這些,先看了看唐父,又將一件東西交到唐小舟手里。唐小舟問,這是什么?冷稚馨說,這是我去年署假去靈仙寺求的護身符,給伯父戴上,他一定會轉危為安的。唐小舟并不相信這東西會有用。可這種時候,畢竟是人家的一份心意,他還是在第一時間,把護身符戴在了父親的脖子上。事情還真是神奇,半個小時后,父親竟然醒了過來。唐小舟不由得不想,難道冷稚馨的這個護身符,真的有效?還是冥冥之中,自己和冷稚馨之間,或者冷稚馨和父親之間,有著某種句連?晚上,唐小舟清理了一下人家送的禮。這些禮主要包括兩種,一是用信封裝的錢,一是用信封裝的卡。送錢的,似乎都約好了似的,一律是三千。反腐有底線,五千就上限了,四千在江南省屬于不吉利數字,所以,大家心里都有一桿秤,二千少了點,一律送三千。別看送出的僅僅三千,人數實在太多,現金就收了四十多萬,還不算那些私交深厚且大權在握者送的卡。就算是冷妻將那些花籃送到花店去回收,竟然也換回了二千多元。唐小舟想,不能再留在這里了。說不準明天還會有多少人來,搞得不好,這幾天,能收到近百萬吧。這個數字,實在是將他嚇了一大跳。反正父親已經醒過來,醫生檢查過了,暫時沒有生病危險,主要看恢復情況。眼看五一長假到了,這是兩府搬家的最后期限,處里以及辦公廳的事,一定不少,他還是回去的好。想到這里,他把三位哥哥叫到一起,把情況對他們說了。大哥唐小山最老實,見的世面也最少,聽說收了這么多錢,大驚失色,說,老四,這個錢,我們不能要。唐小舟對大哥說,你有什么好辦法?唐小山想都沒想便說,退回去啊。

    唐小栗說,退回去2你說得輕巧。退回去,你就把整個官場都得罪了。這種錢,不能不收,收了還不能退。唐小山急了,說,那怎么辦?現在反腐風聲那么緊。我們不缺吃不缺穿,要這么多錢干什么?以前,我只恨貪官,現在才知道,那些貪官也可憐,人家送了錢,不收不行,收了還不能退。一次就百萬,一年幾年下來,那還不是天文數字?拿著這些錢,能睡得著覺啊。要是我,天天晚上做惡夢。天啦天啦,爸這一出事,自己吃了大虧不說,把老四也害了,這可怎么辦?唐小舟說,也不需要這么擔心。他轉向唐小栗,說,三哥,你回去弄個規劃,把唐家ao中學修一下。弄點高標準的,如果錢不夠,我再想辦法弄一點。唐小栗說,你大概還不知道,唐家ao中學要撤了。唐小舟一驚,說,要拆了?為什么?唐小栗說,一是因為大量的人口進城了,二是因為計劃生育,現在整個唐家坳,和二十年前相比,人口只有約一半,而且,主要是老齡人口,青壯年要么出外打工,要么在城里定居,現在在讀的高中生,只有不足兩百人。唐小舟說,高中不行,那就修小學,唐家ao不行,別的地方也行。總之,你留心一下,只要合適,標準可以高一點,錢不夠,我再去想辦法。第二天一早,唐小舟趕回了雍州。路上,唐小舟接到兩個電話。當然,唐小舟的電話非常多,一路上,電話不停。此處所說的兩個電話,自然是指兩個重要電話。第一個電話,是王宗平打來的。王宗平說,他們在北京時,聽說了唐家的事,彭書記很想親自過去看望一下。所以,昨天乘飛機趕了回來。可是,省里決定他今天就去雍州上任,只好派王宗平到唐家跑一趟唐小舟說,謝謝你。宗平,也謝謝彭書記。你不必麻煩了。我爸已經醒過來,我也已經離開高嵐。王宗平說,我現在已經在路上,總不能再返回去吧,沒法向彭書記交待呀。你在不在都不要緊,我去看看伯父。唐小舟不好再說什么。彭清源正式接任雍州市委書記,履新是最忙的,有很多交接工作,竟然還記掛著唐家,充分說明,他很把自己當一回事。自己該好好想一想,怎么祝賀一下他的升職。他對王宗平說,你幫我安排一下,哪天我去拜訪一下彭書記,當面向他祝賀和感謝。王宗平說,這個時間還真不好找啊。你放心,我記在心里了。

    彭清源和王宗平的行動,讓唐小舟想到了父親這次出車禍前來看望的人中,幾乎沒有省政府辦公廳的人。他不相信省政府辦公廳不知道此事,大家或許都在看陳運達的臉色吧,陳運達沒有任何行動,其他人,自然也不敢公開行動。唐小舟自信,平常自己和陳運達之間,并沒有任何利益沖突,表面關系也還過得去。這次的事,是否說明,陳運達對趙德良已經非常惱火?委府兩大院,矛盾越結越深并且有公開化的趨勢?或者說,陳運達因為個人原因,不屑于向唐小舟表示任何姿態,政府辦公廳的人,因此不敢輕舉妄動?要不要就此提醒一下趙德良?可這種事,怎么說得出口?還沒想明白此事,電話又響了,這次是余開鴻。唐小舟以為是搬家的事。這幾天,正是委府兩家搬家的關鍵時刻,五一節假期之前,要求全部搬完。接起電話,聽到余開鴻問,你那邊情況怎么樣?唐小舟不想和他明說,便問,秘書長,有事嗎?余開鴻并沒有談搬家的事,他談的是另一件事。半個月前,陵峒縣巖山煤礦發生了一起礦難。唐小舟看過報上來的材料,材料上說,巖山煤礦由于礦工作業時未嚴格按照規程,導致井下瓦斯爆炸而塌方,一個作業小組被埋。經多方營救,大部分被埋礦工被救出,死亡二人,失蹤一人。礦難發生后,省委要求省安監局組織調查處置小組,前往巖山煤礦,調查并且處理相關責任人。一周后,安監廳的報告送上來,和巖山煤礦以及陵桐縣上報的材料,并無區別。不料前天有人在網上發貼,說巖山礦難死了十二人,根本就不是公開報告的死亡二人,失蹤一人。這個貼子還說,這次礦難,根本就不是什么礦工操作失誤,而是礦上管理混亂造成的。早在此之前,就曾發生過幾起輕微的瓦斯爆炸事故,因為沒有發生大面積塌方以及死人事件,礦上一直滿報,且未進行整改,才導致這次大的礦難發生。礦上給每個死者賠償了三十萬,將此事滿過去。趙德良聽說此事,作出批示,要求省委辦公廳組織一個小組下去,先摸一摸情況,如果屬實,再作下一步處理。余開鴻考慮了一下,決定由政研室主任池仁綱擔任組長,唐小舟擔任副組長,前去調查此事。他已經向趙德良匯報,趙德良同意這種安排。調查組今天就要到位。唐小舟一聽,頭都大了。他很清廷,礦難頻發,根本原因,不在于管理,而在于腐敗。以前,礦產屬于國家資源,只有國有企業,才能開采。可是,礦產資源往往在一些經濟不發達且交通相對落后的山區,這些地區希望靠山吃山,對于礦產資源由國家控制意見很大。后來,國家放寬了政策,地方甚至民營資本,也可以參與礦山開發。如此一來,管理就亂了,不僅僅民營資本進入,更多的,卻

    是權力介入。普通民眾,沒有強大的后臺,根本不可能進入采礦業,只有和權力合作,才能辦妥相關手續,當權者在礦業公司參股,是極其普遍的現象,甚至有很多礦業公司,根本就是權力擁有者出資辦的,只不過用別人的名義登記和管理。這類礦業公司,因為有強大的權力靠山,根本不擔心會出事,就算出了事,也有權力兜著,總能澆幸過關。巖山煤礦是江南省最大的煤礦,原本屬于國有企業,后來隨著國有企業產權改革的深入,逐步將產權下放到省里,又下放到市里,后來又吸收民營資本加入,改制成股份制企業,并且計劃上市。唐小舟當記者的時候,恰逢巖山煤礦股改,他聽說,巖山煤礦新加入的民營資本中,有很多官員的影子,曾數次動起采訪的念頭。可是,他才剛剛出現在那里,立即有人將消息捅到了上面,報社便在第一時間將他召回。他因此明白,這個礦業公司的后臺硬得很,恐怕不僅僅陵峒縣、陵丘市的領導干部與此有染,省里的領導,大概也擂了手。唐小舟甚至可以認定,網上那篇貼子所說全部是真的,安監廳調查的情況和下面報上來的情況完全一致,只有一種解釋,那就是權力在起巨大作用。面對這樣一起事件,自己如果擂手進去,將會得罪一堆人。他甚至有一種感覺,余開鴻之所以將這件事踢給他,正是看到了此事背后的政治風險,希望他去珠地雷。當然,也有一點他不能理解,余開鴻為什么選擇池仁綱?池仁綱不是他的人?此事既然已經通過了趙德良,他便不能說不去。好在他家里有事,目前還屬于請假期間,這是一個有力的借口。他當即對余開鴻說,我爸剛剛醒來,還極不穩定,也不能說完全脫離了危險。今天立即趕過去,有點困難。余開鴻說,我也考慮到你的實際情況特殊,可這件事,是趙書記點的名,你不去恐怕不行。要不這樣吧,你明天趕過去,怎么樣?唐小舟說,明天能不能動身,我也不能肯定。我怕耽誤了大事,這個責任我負不起。余開鴻說,晚一兩天也沒事,主要由仁綱同志負責嘛。他們已經動身了。你那里有事,先處理好,只是這樣一來,五一節,你恐怕沒法休息了。看來推不掉,只好施一施再說。唐小舟略想了一下,問身邊的冷稚馨,你今天要趕回學校嗎?冷稚馨說,無所謂,我請了假,而且馬上就是五一長假,長假以后再回去也沒事。早晨出發之前,唐小舟找到冷天遙,希望他們不要留在這里,當天便回去。

    冷天遙也知道,這事傳出去,對唐小舟并不好,姿態做到也就夠了。怎么說,他們一家三口,在這里忙了大半天,心意盡到了,便答應先送女兒回雍州,然后返回東漣。后來得知唐小舟也要回雍州,劉風民派自己的車送他回去,便改變主意,讓冷稚馨和唐小舟一同返回雍州,他們直接回東漣。唐小舟原想將冷稚馨送回學校后,自己回辦公廳。接到余開鴻這個電話,他突然改變主意,知道冷稚馨并不一定要回學校,便對劉風民的司機說,直接送我們去碧璽溫泉酒店吧。碧璽溫泉酒店不需要進城,沿著環線繞一圈就到了。唐小舟要留司機吃飯,司機說現在時間還早,怕劉書記那里有事,要趕回去。唐小舟也沒有堅持,告別司機,和冷稚馨一起去登記房間。進門后,冷稚馨抓著唐小舟的手,問他,你怎么不去辦公室了?唐小舟說,這幾天太累了,我想泡一泡溫泉,然后在這里休息兩天。

  如果覺得二號首長小說不錯,請推薦給朋友欣賞。更多閱讀推薦:黃曉陽小說全集幕僚愛情萬歲陽謀高手高手過招二號首長, 點擊左邊的書名直接進入全文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澳门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