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家成作品集

林家成作品集在線閱讀

林家成,女。中醫師。筆名:林家成。起點女生網白金作者。個性開朗快樂,曾被朋友斷言:世上最不可能得憂郁癥的人。喜歡自己的本行工作,也喜歡文學。 為人迷糊,迷路是家常便飯。期間的故事簡直可以編成一本笑話大全。與此同時,情感方面有點害羞。從初中開始,一直到大學,暗戀她的人不計其數。兩情相悅的經驗寥寥無幾。 當然,有時候也會是能干和精明的。這個能干和精明,主要表現在外表上。外表生得十分氣派,眼睛一掃可以鎮住囂張的流氓。與人交往也會十分幽默,這個幽默就在于;臉皮奇厚,吹牛了得!我是一個喜歡做夢的人,在夢中的世界里,我可以是自由的、快樂的、悲傷的,可以擁有完美的或者是痛徹心扉的愛情。于是,我把我的夢和心情化作了文字。在現實世界中會有很多不如意的事情,在幻想王國里我卻可以主宰整個世界。一花一世界;一沙一天堂。世界可以無限大,也可以無限小,而我因為可以盡情幻想而快樂無比。她容貌絕美,空靈縹緲,心無纖塵,引得權貴們競相捕獵。 常林,名門之后,第一美男,他迷上楊蘭的精靈之心,卻不能放下身段平等愛她。 龍自在,武林才俊,他貪享齊人之福,卻又無法抗拒楊蘭的萬種風情。 三皇子,身份高貴,閱盡美色的他,失落于她的飄然塵外。 且看一只快樂迷糊的狐貍精,無心設下的情網,怎么反獵獵她的人。她是一個懶散的家伙,女扮男裝,混水摸魚,成為神秘酒樓的鬼馬店小二,迎來送往間,盡遇風流倜儻玉樹臨風的貴公子。看小小女子,如何在帥哥叢中游刃有余玩得風聲水起……酒樓的主人是個神秘的貴公子,與她天生的八字不合一柱燃香輕裊,接引塵封的記憶,喚起前世的等待。斑駁銅鏡鏡,映出我已雪發三千、你亦朱顏凋殘。一顆傾盡元神化出的內丹,是白狐對朱顏生生世世的感恩和愛戀。只是所謂因果與償還,終不過是徒添一對癡怨,再多一世糾纏。 多年之后回首前塵,青史成灰,白如雪卻深信,自己那一年狐報恩的時光,不是一場春夢,它是一段成長中刻骨銘心的真情。她還要舒服地活下去。 于是,她用三腳貓的經商能力謀生,她用囫圇看過一遍,連名字都記不全的三十六計行事,她一步一個腳印,開始在這個崇向武力,戰火紛紛的世界中走出一條路來。

推薦作家

林家成小說全集
綠色標題的書籍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22本
  • 亂世紅顏夢/游戲一生又何妨

    正在這時,秋公主捧著酒杯向他走來。看到秋公主走近,夏王端正了身子。秋公主明眸生輝,笑意盈盈的走到夏王的面前,嬌聲說道: “哥,我來了這許久,你都沒有看我一眼呢。”聲音又嬌又糯,那嬌美的樣子,直讓何盈驚異的看向她。夏王哈哈一笑,他從侍女手中取過一杯酒,向秋公主舉道:“好 好,是哥不對。來,哥自罰一杯。”說罷他一飲而盡。把杯子倒翻過來,夏王笑呵呵地說道:“秋妹,這一次收獲如何?”秋公主下巴一抬,驕傲的說道:“妹子地能耐,哥還信不過嗎?”甩了甩頭,把這種感覺拋到腦后,何盈又想道:看來我真是閑起來了,居然可以這么奢侈地感覺寂寞了。過了一刻鐘后,前面出現了一個城鎮。走近一看,這城還規模很 大,只是現在城門早就關閉。這一點難不到何盈,她縱身一躍。輕巧巧地落到了城墻之上。轉眼間,何盈已到了街道中心。她一連走了三條街,每一條街上都黑燈瞎火的,除了妓院傳來陣陣歡聲笑語,就沒有看到有一家酒樓還開著門。在第四個街道處,她大老遠就看到一家酒樓里面人聲喧嘩。燈火通明。何盈一喜,大步向那…
  • 極品店小二

    乖乖,太陽真是從西邊出來了,怎么這四個娘們也這么客氣?   藍和與四女見過禮后,轉頭看向朱公子,沖他一抱拳笑道:“藍某見過朱大俠。”   朱公子嘴皮扯了扯算是回禮,一雙眼睛掃過藍和后,慢慢的落到了洛小衣的身上。接著,他移開視線,悠然的舉起桌面上的酒杯朝眾人一晃,淡淡的說道:“諸位請便,朱某只是看熱鬧的。”   看熱鬧?哇哇哇,還是有熱鬧可看?太太幸福了!洛小衣雙眼放光的在這個臉上瞅瞅,那個臉上瞧瞧,只差沒有激動得眼淚汪汪。   就在洛小衣幸福得雙眼放光,直覺得當店小二的人生幸福得難以形容之時。四個黑衣女子同時轉眼看向他,隨著四個女子轉頭,藍和也慢慢的掉頭看向洛小衣! 通明中,一眾白衣人正聚坐一起,這些人中,除了楚仙子和媚兒外,還有一些白衣少年,以及一些灰衣長者。   一個留著長須,微胖,面目普通的五十來歲的長者,正負著手在房間不停的轉動著。他面無表情,可那緊鎖的眉頭及眼中中閃現的郁火,表明他現在十分的不快!   “好好的,怎么會在洛陽城舉行什么武林大會?還說什么為了…
  • 恨傾城(絕色天醫)

    薇林看著面前的林嫣,那瘦弱的身子穿著白衣后更顯得弱不禁風,一擊可倒似的。她已經完全忘記了就是這個弱不禁風的林嫣,曾經在武技臺上讓自己吃足了苦頭!她像戲弄老鼠的貓一樣,狠狠地盯著林嫣,想從這張臉上看到恐懼,看到害怕!但是這個該死的女人,還是那個表情!她甚至沒有抬頭看看自己,一直自顧自地在那里擺弄著那盆花!“對了,我還要叫你小媽呢!哈哈,小媽!聽說你侍候得我父親很舒服啊。他呀,現在恨不得整個人守在你身邊,成為你身體的一部分。小媽,你可真了不起哦!能不能教教我啊,親愛的小媽?”見林嫣還是低著頭,又恢復到了開始的平靜,薇林心中的極度郁怒使她發出了一陣如同夜梟般的笑聲,“好修養啊,小媽。其實說起來我應該感謝你才是,自從我母親死了之后,我父親娶了十七八房小媽,好像都沒有如你一樣讓他迷醉。我聽人說,父親把那些女人都丟到了一邊,天天守著你,百般討好,只為了博你一笑。你可真是了不起啊!薇林從來沒有像此刻這般絕望過!她想好了各種各樣惡毒的話語來打擊林嫣,恥笑她、侮辱她。可所有的語…
  • 狐戲紅塵

    一進大門,才發現里面更是熱鬧非凡。就在外面就開了數桌。賭博的拼酒的。甚至還有比武的都可以在每個角落里看到。當然,在樹影森森,還時不時的冒出一對對重疊地人影來。再往里面走,就是一個回廊了。回廊里也不安靜,成群的侍女穿梭其中,在這些侍女中,還經常可以看到衣著暴露的舞伎路過。衣香鬢影,酒肉遺香。直讓陽蘭看得目不暇接。穿過走廊,是一座大大的花園。花園中有亭子有樓臺也有湖泊。一走進花園中。更是宛如進入了另一個天地。一只只宮燈放在花叢里,或者干脆做成鮮花的樣子。在樓臺上,一個個曼妙的身影不時出現在眾人視野里。而下面的亭臺中。也傳來樂音陣陣。這些樂音,可不是那些歌伎們所奏。而是來自江湖女兒們的表演之下。兩人一路穿行而過。所見的少女們,頗有清麗動人者。像原山派五師姐那樣姿色地。更是看到了十幾個。而這十幾個少女身邊,大多圍有不少江湖弟子。這些江湖弟子或高談闊論,或彈琴做詩,或在比武。才看了幾眼,就可以知道,這些少年是在向那些長相上等的少女們表…
  • 無鹽妖嬈

    十八公主望著前方的碧水青波,感覺到五公子透過衣衫傳來的體熱,直是芳心如醉她動了動有點干澀的嘴唇,沒話找話地問道:“姬五哥,孫樂這么聰明,還識得字,她在你家中原來是什么身份呀?”十八公主的聲音又嬌又糯,懶洋洋的,有著小兒女特有的甜蜜可是這一句甜蜜的話一問出,她和孫樂都看到五公子身軀一直!五公子的這個變化,不但十八公主大為奇怪,連孫樂也抬起眼斂向他看去五公子挺直腰背,在兩女的關注中,眼望著前方徐徐地說道:“孫樂?她是我的姬妾!”這一天也是這樣,戴著紗帽的五公子坐在一家客棧的角落的塌幾上,慢慢地品著黃酒,傾聽著周圍眾人的談話,而在他的身后則跪坐著低眉斂目的孫樂。至于陳立,他依舊背著長劍,跪坐在離五公子約五米處的一個塌幾上默默地飲酒。這時,一陣粗啞地大笑聲傳來,這笑聲不但粗啞,還有點沙嘎,十分的刺耳難聽。眾人本來都在自說自話,安靜地用餐,突然這笑聲入耳,不由都向那人看去。大笑的是一個三十來歲的猥瑣漢子。這漢子十分的猥瑣丑陋,賊頭鼠目,皮膚臘黃,雙眼外突,一口大黑牙。而…
  • 美絕獸寰/本是絕色自傾城

    她輕啐一口,下巴驕傲的抬起,說道:“你這人才不好呢,一點也不聽話。”說完后,又覺得這話不夠力道,她重重的補上一句:“你還是在這里當你的老仙鶴吧,再見了!”說罷,她小手搖了搖,格格一笑,轉身便向出口處跑去。釬哈哈一笑,他似乎一點也不怕她跑掉一般,對著她的背影叫道:“跑快一點,再讓我抓到的話,那三日之約可就作廢了!”他的聲音從身后遠遠的傳來,直讓歐陽宇一邊跑一邊膽戰心驚:這家伙怎么說得這么篤定?難道他設有什么陷阱不成?她急急的向前直沖,頭也不回,十足的內力都用于足心,一時之間,直是身影如電如霧,只見一道人影如煙影般沖過,再看時,她已出現在洞口了。剛一沖到洞口,歐陽宇急促行進的腳步便是一頓,因停得太急,她的上身搖晃了兩下。紅發少女見她傷心,連忙說道:“三公主,你千萬不要難過。這一次我們雖然是去找柳大人和議,不過公主殿下你可是以公主之尊的身份前去的,而且我們是使者。公主殿下,也許柳大人會同意我們的條件,同時也不為難公主您呢?”紅發少女的勸導顯然起了作用,三公主恨恨的拭了拭眼,不再…
  • 誤長生

    我仰躺在落葉叢中,望著高大的樹木,望著樹葉后的碧藍天空,慢慢閉上了雙眼。就在這時,一陣腳步踩著落葉的傳了來。那聲音竟是越來越近,越來越近,我蹙了蹙眉。慢慢坐直身子轉頭看去。這一轉頭,我竟是一怔。出現在叢樹之后的。是一個長相俊雅的青年,這個青年身材頎長,其面目竟然與妖境的林炎越有三分相似。只是林炎越的眼神永遠那么疏離,便是溫柔時。那溫柔也是淡淡的,內斂的,他不似這個人,眼睛黑得像墨,完全可以把人吸入無底黑洞。青年徑直朝我走來,見我看著他,他還咧嘴一笑。自發地走到我身邊坐下,青年說道:“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慕南。”突然,我的心安靜極了。我仰著頭,望著頭頂的星光,任由山風吹拂而來,一動也不想動了。也不知望了多久,我隱下身形。朝著天帝宮飛去。我很快便降落在天帝就寢的宮殿外,正當我四處打量時。遠遠看到一隊美貌的宮婢簇擁著一個更美麗的妃子朝這邊走來。低頭朝那妃子瞟了一眼后,我突然意興全無,當下翅膀一扇,朝著天空掠去。我不知道。在我離去的瞬間,正在交待著什么的炎…
  • 鳳月無邊

    在她的目光下,元娘的臉色發白,看著似乎風都可以吹走的元娘,盧縈tūrán問道:“元娘,你歡喜上盧云了?”她這話一出,元娘臉色慘白如紙。她一屁股軟倒在地。淚如雨下中,她以袖掩臉羞愧地哽咽道:“大哥,我,我只是遠遠地看著云弟就可以的…我méiyǒu對他說shíme。我還逼著zìjǐ不去想。我不會不知羞恥。不顧倫常的。”她乞求道:“大哥,你別趕我走。”盧縈走上前,她扶起元娘。把她輕輕摟在懷中后,盧縈拍著她的背低聲安慰道:“元娘,別害怕,我從來méiyǒu嫌棄你。你很好,你配得上阿云。”她這話一出,被擁在她懷中的元娘呆了傻了。她剛入洛陽,便收到執六這樣的警告,可見這種事絕不少見。以前盧縈也聽過,有那么些權貴人家,在見到中意的極品時,根本不會給那極品出人頭地,或者被他人所知的機會,就那么直接地把人打暈擄了去收為禁臠,不管是玩膩了還是沒有玩膩,那人都會在永遠不見天日的地方呆上一生。可能永生永世,他的家人和親友,都不會知道他是生是死!她雙手拍了幾下,再接過侍衛遞來的手帕,動作優雅細致的…
  • 南朝春色

    張綺歪著頭,眉目如畫,美得發光的小臉上一臉嚴肅,她屈起第二指手指,接著說道:“然后,她會跟你說,她一直尊重你愛你,更能助你。如在內,她能與夫人們交流游治,在外,她的家族能幫你關注朝堂的變化,替你逢兇化吉。”  這個不難猜,她要突出她的優勢,才能把自己擊潰這一下,蘭陵王睜大了眼。  張綺玩著自己的手指,月色下,卻是冷冷一笑,幽幽嘆道:“這高家的男人還真是慘啊,有個什么事,非得借由妻族來說話……也對,長恭若是無能也就罷了,萬一長恭再立幾場戰功,惹來全民傾慕呢?這有個得力的岳家,可是連皇帝也做得哦。”望著漸漸出現在視野中的晉陽城,蘭陵王策馬來到馬車旁,笑道:“阿綺,要入城了,高興么?”  車簾輕輕掀開,面容掩映在紗幕下的張綺甜軟地說道:“高興呢,好久沒到城里玩玩了。”說到這里,她向蘭陵王嬌柔地撒嬌道:“長恭,入了城我要多玩玩,你可不許阻我。”  聽到她靡軟的嗓音,想到她這陣子對自己的千依百順,蘭陵王哈哈大笑道:“好,不阻你。”  “也不許派人跟著我。”  “傻姑子,那些人是保護你。…
  • 卿本風流

    此時,月色正好,她盈盈一笑,衣袂被風飄起幾欲飄飛,趙俊目光癡了癡時,馮宛溫婉輕柔的聲音傳來,“恩,甚好的一個姑子。”她像個沒事人一樣瞟過吳月,姿態雍容得像降尊屈貴,含著笑,馮宛說道:“禮數就不必了,月娘入了這門,便是夫主的人。”她危險道:“不過我這夫人向來是不理事的,這居住安置,還需夫主辛苦才是。”說到這里,她悠然道:“時已不早,妾告退了。”直到馮宛進了門,趙俊這才想起,自己還有一些話沒有說呢。他瞪著房門一陣,轉頭朝吳月新來的兩個仆人中,那個年長的說道:“聽我叔父說,你是個會經營的?這府中之事,以后就多勞煩你了。”“郎主言重了。”他不但摟上她的腰,還把臉擱在她的頸窩里。吸著屬于她的體香,少年低低的嘟嚷道:“丑女人今日好似不丑。”說到這里,他另一只手伸出,兩臂一齊環著她的腰,衛子揚側過頭,目不轉睛地打量著馮宛,又說道:“換了新裳,看起來甚是舒服。”聲音中有著不知不覺的溫柔和沉醉。…
  • 一夜難求

     她約摸一米六二,身材玲瓏有致,骨細而有肉,是個肌理勻稱的美人。挑眉大眼的頗為艷麗,其姿色比之于曼還略勝半籌。  她搖曳生姿的走進來,隨著她的靠近,男生們都興奮的議論起來。美女一雙明眸掃視過眾人后,慢慢移到了于曼身上。上下打量了幾眼于曼后,她回頭問向身后的一個胖子女生:“是她嗎?”  那女生搖頭說道:“好像不是。聽說這個何月長相極為普通。”  聽到這個“極為普通”的評語,何月氣哼哼的轉過頭,恨恨的瞪了那胖子女生一眼!她心里想道:什么極為普通?人家也是可愛的小美女好不好?  當然,這個可愛的小美女,是她自封的! 她一陣呲牙裂嘴的,奮力掙扎起來。這一次,她很順利的脫離了楚離的掌握,讓自己可以轉過身來,面對著嚴子關。  抬眼對上嚴子關的片刻,趙月一肚子準備吼叫反駁痛罵的話,全部給啞在嗓子里:他臉上雖然毫無表情,可那雙眸子中,分明透著一股徹骨的寒意。這寒意讓趙月毫不懷疑:如果自己這時強出頭的話,多半會尸骨無存!  趙月可不是蠢人,當下縮了縮肩膀,看著對峙的兩個男人…
  • 千面風華

    瘐氏女嬌弱的聲音剛憤然響起。人群中地楚思便是放聲一笑。她頭一昂,極為優美的展出一個皎然爽朗的笑容后。歪著頭打斷瘐氏女的憤怒,笑嘻嘻的聲音在人群中清楚的傳響:“小妹正是知道自己是誰,才對姐姐的關注再三而深感慚愧啊。”她雙手抱拳,沖著四周圍觀的人做了一個團團揖后,朗聲笑道:“各位,小女子本是端莊嫻雅,語不大聲地閨秀,今日應瘐家姐姐相激,很是展示了一番口才,你們不準備給我賞一點鼓聲,喝一聲采么?”她嘻嘻而笑的雙眼,在掃過謝安時,忽然左眼一閉,右眼眨了幾眨,同時鼻子一皺,做了一個大大的鬼臉。這個鬼臉一做,令得謝安不由啞然失笑,連天下士人的楷模謝安也笑了,那自是有可笑之處,因此,隨著謝安的笑聲一起,笑聲漸漸四起,爾后,終于出現了楚思所要求的鼓掌聲和喝采聲!楚思打了一個寒顫,石虎每破城便喜歡屠城。還有,聽說他現在在趙國內發布了一些法令,法令的內容便是,每一個胡人都可以任意地搶奪漢人的財物。聽說無數的漢人被逼得自盡,尸體吊滿了山道。她這一路從秦地穿來。也弄不清此話是真…
  • 轉世為狐

    李雅兒看得興奮不已,在楊蘭的耳邊不停的說道:“天啊,這個男人長得真好,我最喜歡看這樣子的男人了。”楊蘭差點翻了一個白眼,她早就知道這位小姐的審美觀點不同。只是沒有想到不同到這個程度。常林,吳涵,龍自在,三皇子,無一不是萬里挑一的人才,她從來就沒有說過半聲好,現在這個一身長毛的粗野男子,卻讓她興奮到這個地步。實在,實在是,道不同,不相與語!楊蘭哼一聲,作為總結。楊蘭主仆兩人站在一旁,看著他們大搖大擺的騎馬經過。這時,有人在旁邊說道:“這些人,可都是離國來的使者呢。”“原來離國的使者是今天來京啊?不知是為了什么事而來?”“這個可不知道,也許是來結親的吧。”她牽著馬來到一樹林中,見左右無人。便把身上打理干凈,換成一個少年妝樣。騎上馬,就向東方走去。她知道自己現在的少年妝樣容易被看穿,于是在頭上戴了一頂紗帽。官道上行人不多,楊蘭騎著一匹好馬,走得倒是飛快。她現在沒有了護身的法術,心下很是不安。這一路都是快馬急馳。又走了一天,官道上的行人漸漸多了起來。而且,隨著這…
  • 恃運而嬌

    堪堪與她目光相對,突然的,崔子軒把琴一拂而開,他大步沖向崔宓,一手扣著她的胳膊,把她拖到了月光下!姜宓還來不及反應,整個人便被他捉住,幸好她理智尚存,此時此刻,姜宓緊緊咬住牙關,她沒有出聲。就在這時,她的下巴一疼,卻是被崔子軒錮著它逼著她抬起了頭。四目相對!幾乎一瞬間,崔子軒眼中的狂喜便如流水般一泄而盡!他猛然甩開姜宓,整個人不受控制的向后退出了好幾步!好不容易站穩,崔子軒也恢復了溫和,他瞬也不瞬地盯著姜宓,突然輕柔笑道:“徐小兄弟休怪崔某唐突,實在是,小兄弟的眼神與我一個故人頗為相似……”趙氏兄弟現在真的不知道要如何與她相處,見她行禮,他們連忙客客氣氣地還了禮。一直以來,姜宓都想回來看看,可此刻看到這幾人的表情,她也知道她的身份泄露后,彼此之間只怕是回不到以前了。不想讓幾人為難,姜宓隨便與他們說了幾句話后便告退離去。她一回到自己的馬車上,便不由悵然失落起來。姜宓的馬車剛剛走到半途,卻看到崔子映急急跑來,見到姜宓,崔子映也顧不得現在姜宓是男子打扮,她把姜宓扯到…
  • 情狐/狐非狐/發如雪

    兩道黑影閃電般的掠上正殿,他們略停了停,便毫不遲疑的掠向東側的月女宮。這月女宮是侯府中最為精美的小樓,因為它緊緊的靠著朱元的寢宮,所以它也是整個院落中,守衛最為森嚴的一處。  掠上院落的一棵大樹上時,兩人相視一眼,同時看向東側一個房間。  房間中,沒有一絲光亮。以兩人耳力,只聽到一陣呼吸聲微微的傳來。顯然佳人正在深睡當中。  兩人靜靜的伏在大樹上一動不動,他們的雙眼,警惕的看向四周。不一會,兩人同時沖對方點了點頭。  在這片刻間,他們已經探清,此處的院落旁,共有三處明哨,一處暗哨。那防范之強,絲毫不下于梁王府。  不過,他們兩人是何等高手,怎么會怕這些普通的江湖人?兩人的嘴角同時浮起一抹冷笑來。  又傾聽了一會,兩道黑影如同兩只大鷹,閃電般的掠向東側房間。其中一人直落到屋頂上,而另外一人,則落在門口。想到這里,她心中一樂,又是得意的一笑。不過從此以后,深陷美色中的梁王就要注意了。因為那魅術不止是對他有用,對別的男人也會有用,當然朱元除外。  也不…
  • 美人溫雅/妾本溫雅

    柳敏沒有想到柳婧真敢動手,她連忙朝著鄧九郎看去,淚汪汪地嬌叫道:“鄧郎救我,鄧郎救我…”這叫聲一出,站在鄧九郎身邊的幾個銀甲衛,齊刷刷繼續向后退出幾步。這時,柳婧的命令聲又傳了過來,“吳叔,你拿著五十兩金去前面的城鎮,去打聽一下有沒有品德過得去,家風清正不阿,能讀書沒有取婦的貧寒子弟。有的話,你拿著這五十兩金,帶著柳敏上門,便說這金是嫁妝,對方愿意的話,這女子馬上就可以嫁給他。”柳婧這命令,不是在隱密處說的,而是在這碼頭上,當著這么多人,堂堂正正說出來的。沒有一個人想到她會這樣處理,一時之間,四下一怔。想自家郎君這么多年,對哪個人,有像對姓柳的那樣,用了這么多心思?他寵她憐她。他事事為她考慮周全,他甚至給了她和她的家族可以享用的一生的財富,他甚至把她的族兄弟帶在身邊,準備親力親為地培養!可那姓柳的,竟是一面與自家郎君卿卿我我,海誓山盟,一面卻拿著他給予的財富,在郎君的眼皮底下給逃之夭夭!這世間,怎么會有那樣的女人?相對時。可以溫柔如水。可以百依百順。一轉過身,又可把…
  • 驕嬌無雙

    只是一眼,姬姒便赫然發現,這里的任何一副屏風,都不是當代的作品,都是名家的珍品,真是任哪一副,價值難以估量。姬姒走到眾屏風前,一副副地欣賞了一遍后,她轉向一側的榻和幾,看著幾上堆得高高的卷冊,再看著那明顯有人睡過的榻,姬姒奇道:“阿郎,你這幾天就睡在這里嗎?”謝瑯發現他很喜歡姬姒叫自己“阿郎。”他嘴角噙著笑看著她,輕柔說道:“不是,只是午時會偶爾歇歇。”說罷,他牽著姬姒的手,走到榻上坐下,從一側拿起一樽酒,給自己和姬姒各倒了一盅后。謝瑯輕笑道:“這是上次與你一道在長虛觀偷來的酒,嘗嘗?”一個貴婦坐在庭院中,正傾聽著幾個婢婦的報告。聽著聽著,那貴婦坐直了身子,她轉過頭,睜大一雙美眸,驚異地輕叫道:“什么?”轉眼,她輕笑起來,一邊笑,貴婦一邊抿了一口茶水,她輕聲說道:“前腳剛令得十八弟損失那么大一個莊子,一轉眼就能賺回來?這姬小姑,于經商一事上,還真是個有能耐的。”轉眼,她又說道:“這樣就好,我就說了,大家族的子弟,身邊的姬妾可不能隨便收用,要收用,就得收用姬小姑這種有能耐的。這樣的姬…
  • 越姬

    衛洛倒在塌上,身子一翻,被子一蓋,便如蝦仁一樣縮成一團,一動不動。她一點睡意也沒有。她的臉上,唇上,眼睛上,雙乳上,肚臍上,還在熱熱的,暖暖的,還仿佛殘留著男人薄唇的溫度。衛洛翻一個身,讓透過紗窗的火把光照在自己的臉上。她緊緊地閉上眼睛,又有點羞澀,卻又有點傷感地想:衛洛,那是你喜歡的男人,你喜歡他,你心里舍不得他。但是,只要有任何機會,你都會離開他。既然遲早會離開,那么便好好地享受這一刻吧。她想到這里,自己與涇陵公子之間,隔的不止是銀河那么遠。對自己來說,寧可死了,也不會成為他府中一姬。失身也好,生兒也好,都不會成為她留在他身邊,成為他姬妾之一的理由。而涇陵公子如此尊重,他這一生,也不會明白自己的執著。因此,這注定只是一場春夢的愛戀。花非花,霧非霧,夜半來,天明去。來去春夢不多時,去似朝云無覓處。她和他之間,便是這花,這霧,存在的時間無比短暫,消去時也會無比徹底,仿佛從不曾在這世間留下任何痕跡。胡思亂想中,衛洛慢慢睡去。樓梯很寬,足可容七人并肩而行,每一層樓梯處,都站在一個…
  • 媚公卿

    陳容從來不知道,一個人從絕望中看到希望,一個人從大悲轉為大喜,會是如此滋味。  她雙腿一軟,坐在地上,顫聲道:“王弘?”  “是我。”  王弘的聲音,依然優雅清淺,不用看,陳容也知道,此刻的他,一定是嘴角含笑,悠然而來。  瞬時,陳容的眼眶紅了,她哽咽兩聲,低叫著向他奔去。  她奔得甚急,轉眼便沖到他面前。無邊的驚喜和感動,令得她什么也想不了,她只是縱身一撲,投入了他的懷抱中。同時,她的雙手一伸,摟著了他的腰。  緊緊地摟著他,陳容哭了。她顫聲說道:“你怎么才來?”頓了頓,她嗚咽聲聲,不由伸出小拳頭,一下又一下,輕輕捶打著他的胸口,啞聲叫道:“你怎么才來,你怎么能才來?”  無邊的喜悅,無邊的放松,無邊的感動,在這一刻全部化成淚水,化成了這一句,“你怎么才來。”…
  • 絕色天醫

    她平時淘氣,做事又沒有章法,老是被爹爹責備。林嫣雖然實際年紀和她差不了多少,但她自到了這個大陸以來,遭遇諸多,人已經變得越來越沉穩。看著小姑娘快樂無憂,還一副理所當然由別人來擦屁股的樣子。她心里卻對她很是喜歡,一種近乎寵溺的喜歡。珍芙讓她想到自己以前。在師門的時候,不也是成天到晚象一只小麻雀一樣,嘰嘰喳喳的吵個不休。師姐們煩得受不了了,就變著法子哄自己離開。那時候成天最大的夢想就是看看外面的世界,而且最好沒有長輩在場,好玩個痛快。就如現在的珍芙的想法一般無二。看著這個不知人間煩惱的小姑娘,林嫣忽然開心的一笑,正被珍芙看了個正著。于是又是一串銀玲般的笑聲在山林里響起,驚飛了幾只小鳥!莫桑公爵長著一張方臉,一雙狹長的眼睛不怒自威。現在他正在府內把玩著屬下從遙遠的東方大陸送來的瓷器。他沉迷在那玉一般的色澤和光芒里,不時的嘖嘖輕嘆。正在這時,有屬下向他報道:“公爵大人,諾比亞子爵在府外求見。”莫桑不耐的轉過身,那濃濃的眉頭皺起。不像其他的位…
  • 末路狼王

    正在這時,忽然聽到一個女聲高呼“救命啊。”洛凡連忙跑過去,只見一個漂亮的女孩子提著裙子跑得氣喘吁吁的,后面一個年青人一邊追一邊叫道:“叫你別跑了,你跑過我的。也不看看你哥哥我是什么身手,你想逃到哪里去?”說罷獰笑起來。  洛凡覺得他的獰笑聲與上次欺負麗莎的那三個男人極其相似。這時,那少女跑不動了,那青年又是獰笑一聲,猛的和身向那少女撲去。  洛凡大驚,腳尖一掂,身子如箭般的直射而出。那男子只覺得眼前一花,身子已被人倒著拎在手里。  洛凡罵道:“最討厭你這種欺負女人的人渣了。”說罷把那男子重重朝外面一扔。  那一扔之力甚大,因為洛凡根本就沒有想到手下留情。那男子身子重重的撞到一棵樹上。身子猛的一震,吐了口血。  那男子還在那里艱難的想爬起來,那少女已經猛的撲了過去,叫道:“阿哥,阿哥,你要不要緊?“  那男子又是吐了一口血,沒有說出聲音來。啟明星緩緩的從東方升起,經過短暫的黑暗后,一縷新生的陽光終于淡淡的灑在大地上。所有的生命,從這一刻,又感覺…
  • 玉氏春秋

    一陣輕盈的腳步聲傳來,卻是幾個侍婢準備入內,服侍公子出就寢了。她們一踏入殿門,便看到這一情形,當下腳步齊刷刷地一剎,一個個低著頭候在那。終于,公子出懶洋洋的聲音傳來,“以上等食客之禮待你?”“然!”玉紫大聲說道:“妾還有才能。如公子愿意,妾可為公子謀得千金萬金之數!”擲地有聲,清脆響亮地說到這!玉紫的聲音一啞,她抬起頭來,顫動的睫毛下,瞳中流露出一抹張惶,“公子,妾真有才,妾真有用。妾,妾只是想向公子求得一個庇護,只是想與天下丈夫一般,不會再被轉手,不會無緣無故身死,到得老時,還能守得千畝良田過日。”她的聲音中,帶著哀求。公子出靜靜地凝視著她。在他深湛的瞳仁中,玉紫看到了自己狼狽可悲的面容。她不想再看,連忙低下了頭。半晌半晌,直到玉紫等得心都沉到底了,公子出低沉的聲音傳來,“玉姬,你是婦人,你并非丈夫。”他的聲音,有著一抹他自己也沒有察覺到的溫柔。…
頂部
澳门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