囡囝囚團作品集

囡囝囚團作品集在線閱讀

囡囝囚團,晉江簽約寫手,在花火出版《奈何萌徒是大神》原名《奈何大神》,晉江原名為《彪悍的人笙不需要解釋》,受到了廣泛的關注,文風搞怪囧萌,擅長描寫平凡女孩的不平凡,風格平易近人令人捧腹,被讀者昵稱為“胖團兒”,曾出版《若紀若離》《仗劍一笑采蘑菇》《錦·衣》。原來,他和她都是怪物。天下之大,只怕也沒有他們的容身之處。 謂妖,何謂魔,何謂仙,何謂人? 他們傾盡所有,也不過是想要相互依偎取暖的兩個怪物而已…… 為了愛和正義!小蘑菇!變身吧!從什么時候起,會這樣在意一個人。他在的時候即使不在一起,只是望著好友欄那個亮著的名字就滿心歡喜。他不在的時候便什么都無趣了,一遍一遍的刷著好友信息等他上線,一時苦澀一時甜蜜,受盡了柔腸百結的煎熬。 直到某一天她驚覺,這樣扭扭捏捏婆婆媽媽,真不像她葉人笙。 可是……她似乎,已經很喜歡令狐了。 好吧,既然確認了心意,那就努力吧笙妞!可終于成功的時候,那些雨后春筍一般的女人們是從哪冒出來的啊喂—— 彼時她站在擂臺中央,威風凜凜。麗人麗刀,那紅衣少年,翩翩然立在她身前,摟著她腰上最有肉的部分! 小土豆羞澀地低下頭去,心中默念:“讓調戲來得更猛烈些吧!” 那一張風華絕代的面容啊,小土豆在心里流了一萬噸口水,把紅唇貼上去,笑容猥瑣而凄涼。 ——我愛你,可是你太好,我愛不起

推薦作家

囡囝囚團小說全集
綠色標題的書籍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10本
  • 奈何萌徒是大神

    奈何萌徒是大神 作者:囡囝囚團 原名《奈何大神》《彪悍的人笙不需要解釋》 簡介 《奈何萌徒是大神》原名《奈何大神》,晉江原名為《彪悍的人笙不需要解釋》,受到了廣泛的關注,文風搞怪囧萌,擅長描寫平凡女孩的不平凡,風格平易近人令人捧腹,被讀者昵稱為“胖團兒”,曾出版《若紀若離》《仗劍一笑采蘑菇》. 葉人笙一定是史上最悲催的師父,收個徒弟居然比自己還拽; 徒弟大人很冷淡,徒弟大人很腹黑,徒弟大人一點也不可愛。 可是…肖延清不用她多說,竟然直接上了天下頻道,求婚宣言一點也不花哨,只有五個字:花王,嫁給我。 路美荷那家伙欲拒還迎的惆悵幾句,就迅速的答應了。 半月前那場八卦中的第三者居然要在這個時候結婚,除了幫派里的人輪番祝賀外,在天下頻道引起的轟動也不小,好多人都表示要來看熱鬧。有人三八的問臨風聽雨感想如何,他卻不回答,據說沒一會就下線了。 青空遠早已將一切都準備好,兩人立刻共乘一騎甜蜜蜜的離開了,葉人笙黑線,這種過河拆橋的場景好像似曾相…
  • 彪悍的人笙不需要解釋

    彪悍的人笙不需要解釋 作者:囡囝囚團 原名《奈何大神》《奈何萌徒是大神》 簡介 《奈何萌徒是大神》原名《奈何大神》,晉江原名為《彪悍的人笙不需要解釋》,受到了廣泛的關注,文風搞怪囧萌,擅長描寫平凡女孩的不平凡,風格平易近人令人捧腹,被讀者昵稱為“胖團兒”,曾出版《若紀若離》《仗劍一笑采蘑菇》. 葉人笙一定是史上最悲催的師父,收個徒弟居然比自己還拽; 徒弟大人很冷淡,徒弟大人很腹黑,徒弟大人一點也不可愛。 可是… 【悄悄話】令狐:徒弟保護你 呃…她絕不承認…她會在游戲里春心萌動。 從什么時候起,會這樣在意一個人。他在的時候即使不在一起,只是望著好友欄那個亮著的名字就滿心歡喜。他不在的時候便什么都無趣了,一遍一遍的刷著好友信息等他上線,一時苦澀一時甜蜜,受盡了柔腸百結的煎熬。臨風聽雨一直沒有露面,難道他真是怕了云生海樓? 所有人都在猜測臨風聽雨的去向,然而此時游戲中的背景樂突然變了,舒緩的曲子猛地轉為激烈,所有華山之巔…
  • 腹黑在手天下我有

    腹黑在手,天下我有《狐貍在手,天下我有》作者:囡囝囚團 內容推薦 金氏鏢局有一廚女”百萬”,善烹飪,性賢良,因其名略二,是以桃花運極為悲催。 然待金百萬十九歲高齡那年,終于與一年輕男子定下婚約.因這夫君笑里藏刀心思深沉, 欺她騙她又害她挨了一刀.讓她時刻小心步步提防。又因其貌美如花溫文爾雅,救她護她又有千萬身家,實在很考驗大齡 未婚女子的定力. 各路情敵接踵而至,江湖陰謀風生水起,她與夫君相愛相殺,日子過得很是歡喜。 雖然她深知腹黑狐貍有風險,喜歡須謹慎…他掌心溫暖,言語間仿佛攜了奇妙的仙法,讓人情不自禁的想要相信。我心中輕快起來,眼前可是轉瞬七八個心眼兒的曲狐貍,他說沒事,那便一定沒事了。 御臨風見我平復,不發一語的背起御非向下走去,俞兮跟著,我與曲徵走在最后。 然這般握著手,我才發覺自己從頭到腳都在發抖,只覺著他修長的手指摸著很是安穩,心里盼著他莫要松開。可惜不過下了幾個臺階,曲徵便收了云袖,我手背一涼,心中沒來由的空落起來。 石…
  • 狐貍在手天下我有

    《腹黑在手,天下我有/狐貍在手,天下我有(出書版)》作者:囡囝囚團 《狐貍在手,天下我有》作者:囡囝囚團 暢銷書《奈何萌徒是大神》作者最新力作:晉江百萬點擊小說《腹黑在手,天下我有》實體書,歡樂版《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大齡剩女廚娘 VS 腹黑財神爺,三十六計:攻胃為上! 便在此時,一道刀光旋過,御非駭得抽身后退,正是血月到了。 烏玨急道一聲“御兄”便沖出去與血月戰在一處,白妗妗目色一凝,幾個翻滾過去握住了把手,此時那石門閉合已大半,僅容一個身材瘦削之人勉強通過了。 我的心揪了起來,門外三人,不可能全部進來的,必須有一人握著把手,一人纏斗血月,還須是能勉強平手的情況下。 白妗妗道:“御兄,你受了傷先走罷,我夫婦二人會會這妖女!” 金氏鏢局有一廚女”百萬”,善烹飪,性賢良,因其名略二,是以桃花運極為悲催。 然待金百萬十九歲高齡那年,終于與一年輕男子定下婚約.因這夫君笑里藏刀心思深沉, 欺她騙她又害她挨了一刀.讓她時刻小心步步提防。又因其貌美如花…
  • 彪悍的人笙不需要解釋(奈何大神、奈何萌徒是大神)

    葉人笙還是呆呆的站著,剛才還殺得熱火朝天的樹林,便只剩她這么孤零零的一個人。這種近似恐慌的孤獨感來得如此突然,又那么強烈,她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要去哪。在這游戲的天下里,好像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世界,誰從誰的世界里出現,誰從誰的世界里消失,每一天的嬉鬧,廝殺,在頻道里打口水戰,看起來是那么生機盎然,就好像是真正存在的一樣。但一切都只是虛擬,看得見,卻抓不住,空留一場自以為繁華的夢。她召喚出棗紅馬,向前奔去。月老廟前竟比剛剛群戰的時候人更多了,同樣是艷紅鑲金的喜袍,青空遠和花王穿起來就比臨風聽雨和琉璃若魚穿起來順眼得多。花王在悄悄話里興奮的發著消息,葉人笙便似平日一般調侃回去,突然月老面前金光閃爍,地面突然盛開出一圈粉白色的牡丹,朵朵飽滿,圍繞著兩人擺成一個心形,緩緩散著朦朧的光芒。天下頻道頓時嘩然,這浪漫的道具除了要花錢以外,還必須去接牡丹仙子的任務采集九百九十九朵,完成的人很少,是以十分罕見。葉人笙微笑起來,肖延清喜歡了路美荷七年,區區九百九十九朵,只怕他…
  • 若紀若離(紀·展顏)

    “紀姑娘,你貴為清風閣主,雖然失勢,此番嫁給獨孤白不也正好?堂堂一國太子妃,榮華富貴,名譽權力,應有盡有…”說得好像很誘人的樣子,我撇了撇嘴,小紅暗算我的事情,她們果然都是知道的。我眼珠一轉,當下便有了主意:“呀,公主娘娘所言甚是,小紀就幫了這個忙吧,嘖嘖,榮華富貴誰不喜歡。”司馬桐落聽到我答允,卻沒有高興的樣子,她輕輕的道:“如此正好不過,只是紀姑娘聰明狡黠,只怕半路便忘記了答應我的事情。”…呃,被看穿了。我本想先混過去,反正她不能看著我一輩子,只要先不讓那些箭頭指著我,怎樣都好。可是她怎么知道我想半道跑路的事情,難道最近太誠實,連撒謊這種生存必備的小把戲都生疏了???啊,不會撒謊的小紀還是小紀么?太恐怖了!我怒氣沖沖的一腳踢開書房的門,獨孤白正在寫字,他的手一抖,好好的一個“和”字頓時花了。我一把奪下他的毛筆,吼道:“你管管你府里的下人,以下犯上算什么?!”獨孤白一時沒有反應過來:“以下犯上?”“對,就是那個月兒,”我仰起頭:“我要掌她的嘴。”…
  • 仗劍一笑踩蘑菇

    “衣服…你替我換的?”她希翼的望著他轉移話題,想得到果斷的否定答案。“是我換的。”豈料他如此干脆的就毀掉了她的希望,還擺出那么純潔的表情,好像是她想太多了所以表情才那么猥瑣。古小蘑的眉角又開始抽,覺得他們有必要好好溝通一下思想上的差距。“你是誰?”她一針見血的問道。古小蘑一把揪住天堯的領子,拖向門口,后者哇哇亂叫,卻顯然沒什么作用。清晨有些薄霧,她出了門便騰云而起,嘴里不停的念叨:“東海…是應該往東吧,往東…”聽得下面有乒乒乓乓的聲音,卻是個鐵匠鋪,古小蘑身上還剩得最后一點銀子,便買了把半新的劍,別在腰上,這才有了些安全感。其實若真有人尋她麻煩,倘若那“人”不是人,那么這把破銅爛鐵也沒多大作用。天堯倒是很無所謂的跟在她身后,夸著海口道“人擋殺人,佛擋殺佛”。…
  • 腹黑在手,天下我有/狐貍在手,天下我有

    我覺著御臨風手一顫,大約被我氣得不輕,心中暗罵自己一句,趕緊堆笑:“開個玩喜開個玩喜,御公子大人大量…”他復又湊近,正欲張口說話,便聽頭頂上有個妖嬈的聲音道:“桃源谷大難臨頭,難為二位還有興致風流快活。”我的手腕都快被捏斷了,哪里像是風流快活的樣子!然復又一想,他這般將我壓在地上,男上女下,的確不大成體統。…可現在是想這些的時候咩!我還未來得及驚呼有人,便聽御臨風回身推出一掌,有股香風從我身旁掠過,攜著一陣銀鈴般的嬌笑聲,只是在這漆黑的密道中,非但不顯得悅耳,只透出了十足十的陰森。所幸密道黑暗狹窄,縱然血月想要傷人,只怕也施展不開。御非胸前這道傷口雖長,但不甚深,他搖首苦笑:“血月神兵名不虛傳,若是再往前半寸…御某果真是不中用了。”我遍體生寒,想到跟那九重幽宮臭名昭著的殺手只有一墻之隔,不禁便向曲徵身畔靠了靠。他趁眾人不查,飛速在俞兮頸側一拂,便見她悠悠睜開了眼睛,似渾然不覺被點過穴道。…
  • 神農谷女醫手札

    顧君喬立時似打了雞血一般,再扎手指也不嫌疼了。今日她總算繡完了,拿給容煥瞧了瞧。這方面容家小煥倒是有資歷的,她雖很少做這些,然幼時針線活從親娘那里學得十分扎實,是以繡工倒也過得去。她側目去瞧,一方淡青色的綢緞帕子上,角落里是一幅墨荷出水圖,針腳細密,看來是上等的蜀繡,而荷花旁邊…出現了一個歪歪扭扭的“悅”字,頗有些煞風景。“千萬別在阿滿面前說實話。”尚風悅笑容一僵,似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憶:“我不過透露了點不想要的意思,她便險些哭暈過去。”他頓了頓,隨即甩甩頭,顯然心有余悸,又向屋內瞥了一眼:“待容丫頭醒了,叫她去瞧瞧阿滿。”顧長惜頓了頓:“血凰衛回稟說,她自寧致房中出來,便一路到了這里。”尚風悅面色微變:“難道…她知道了?”…
  • 鳳傾三世

    幾個仙婢嚇了一跳,方才她們三個躲在石像后面偷瞧晏非,在他走了之后在此議論,卻沒注意我便蹲在一旁的煙霧里。  “你是哪家的仙子?”一個仙婢立時警覺。  我站起身禮貌道:“在下蒼梧淵王女,駱歡。”  她們怔了怔,隨即彼此交換了一個意味深長的視線。我做出一副惆悵神色:“慶功宴后,我與晏非兄杏花林偶遇,他知我心情不佳,便一起出來走走……”  此言模棱兩可,仿佛我和晏非已熟識多年一般,且我二人確是一起來的,這便消了仙婢大半戒心。果然她們面色一緩,齊齊對我施禮:“還請王女在此相候。”微風徐徐而過,什么都沒有發生,我與她站在原地大眼瞪小眼。  “啊,我有仙牌……”我利落的撕了符紙,玉求瑕眼睛直了,大約還未見過哪個妖怪能這般隨意的觸碰她的法術。  還好我準備充分,從駱歡的房中搜出了仙牌帶在身上。這玉求瑕既然是昆侖派的弟子,自然可以辨別仙牌真假。她呆呆接過那刻有孔雀的精致金牌,翻轉過來,露出了后面“蒼梧淵”三個字。…
頂部
澳门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