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西爵作品集

顧西爵作品集在線閱讀

顧西爵,女,1986年10月27日出生,浙江嘉興人,現居杭州。曾活躍于四月天、晉江文學城等文學網站,暖萌青春代言人。代表作《最美遇見你》溫馨輕松,一經推出便贏得萬千讀者好評。其后出版的《我站在橋上看風景》獲辛夷塢首次作序力薦,并高居各大書店青春文學暢銷榜前列。自傳體小說《滿滿都是我對你的愛》以其超有愛的暖萌風紅遍新浪微博、豆瓣,被讀者稱為“最具萌點和笑點的愛情小劇場”。每個人的生命中總會遇到那么一個人,一同經歷風雨,然后看見彩虹,天長地久。 簡安桀一度以為,席郗辰是上天給她安排的不對盤,他對她的糾纏不休,仿佛此生走不出的陰影。 而天生性情冷淡的席郗辰,有股形于外的霸氣,在外人看來他是天之驕子,足夠優秀,足夠完美。可對待感情,他卻像個孩子,小心翼翼又異常敏感,每每地試探,情不自禁地碰觸,當安桀冷情拒絕后,他又自覺地退到最合適的距離,然后,等待著下一步的行動。直到那天,他強買強賣后,對她喵了一聲,她覺得整個世界似乎都有些異樣了。   他說:看過我之后,你就不會再想去看其他人一眼了。   他說:強迫人做我女朋友這種事,我只對你做過。   他說:我不知道怎么去追人,如果你喜歡慢慢來,那我再放緩點速度。   他說:小遠……我不良善,但我絕不會負你。如果說第一次遇見是事故。 第二次遇見是偶然。 第三次遇見是巧合。 那第N次遇見就只能稱之為緣分了。 至于這緣分是姻緣還是孽緣…

推薦作家

顧西爵小說全集
綠色標題的書籍為代表作著名作品共12本
  • 我站在橋上看風景

    他說會對她好,只對她好。她曾經對于景嵐也這么說過,她笑著說:“景嵐啊,我會對你很好很好的,真的!”景嵐那時摸著她的頭說:“傻瓜,我是你哥哥,應該是我對你好才對。”她當時在心里說:那我對你好跟你對我的好不同。對一個人好,只對一個人好?多傻的思想。他什么時候會明白,什么時候會回報,你都無法預料。也許當你預料到的時候,他卻已經不在了,那還不如…從始至終什么都別想到,別知道!蕭水光的初戀還沒有開始,便已經結束。從此那個不可能的人成為她心頭的朱砂痣,頭頂的白月光。歲月流轉,她始終活在那個不可能的夢境里。卻被人生生拉出來,讓她看被忽略的風景。他說:“不管你心里藏著什么秘密,我只想告訴你,你守你的秘密,我會好好守著你。”他強硬地闖入她生活中的每一個細節,讓她內心的孤城一寸寸地失守。或許是清冷太久,她并不拒絕暖陽,只是怕日光太烈,將夜的時候太難安眠。他跟她,其實就像張愛玲筆下的那一句話,他不過是一個自私的男子,她也不過是一個自私的女人。他們相愛,有失去,有得到。最后,細水長流…
  • 我一直在你身邊

    這世界如同一框時序輪轉的風景,而他在框外,不知身處何處,今夕何夕。他只知道,有個人,他今生必須去遇到。眾人眼中的傅北辰,是真正當得起“謙謙君子,溫潤如玉”的人,無論家世還是品格,都堪稱完美。只有傅北辰自己知道,他的靈魂并不完整。破碎而悠長的夢境讓傅北辰意識到,那夢是他不愿忘記的前世記憶,夢里有刻骨銘心的她。直到程園園出現,只一眼,他已心起波瀾。他甘愿有生之年,為她豁出性命,承她所有災禍。他用溫柔編織了一張無形的網,不動聲色地包圍了她的生活。“我沒有吻過別的人。”“也沒有想過別的人。”“只有你,我想白頭相守。”無論前世,還是今生,我想一直在你身邊。…
  • 何所冬暖,何所夏涼

    不在意不代表可以忽視,席郗辰從來都不是一個可以忽視的人,他善于隱藏,性情冷淡,卻也工于心計,又帶著點形于外的霸氣,他是天之驕子,世人愿意追捧他,因為他足夠優秀也足夠完美。這樣一個人完全不需要從我身上得到什么,我不是傻瓜,他多次的接近如果只是為了讓我難堪已經說不過去,但若是真如自己所猜測的那樣,他試圖想要改變與我之間的關系。伴隨著某種因素,而這個因素是我絕對拒絕去猜測的,那么,局勢又該如何把握與掌舵?可事實上,簡安桀與席郗辰永遠都不可能和平相處,排斥他,那種排斥是帶著厭惡與仇視的。其實結論早就擺在那里了不是嗎?分歧的路根本不必多走,我所要做的就只是墨守成規而已。“姐姐。”熟悉的討好聲打斷了我混亂的思路,轉身完全沒有意外地看到那個已經整裝鉆進被窩的小孩。我從陽臺跨進,“如果我說姐姐想安靜一下,你能到外邊玩會嗎?”預料之中的搖頭,我擺擺手走出房間,下樓時看到傭人在打掃衛生,隨口問道,“席郗辰呢?”…
  • 我的朝花夕拾

    他對蘭蘭有好感,但又不敢表白,所以經常拐著彎來跟我說,可我這人又是你說你的,我想我的…所以班長在跟我熱情了小半年后,最終淚奔向室長的懷抱,室長直接跟他說:“操,你喜歡蘭蘭還不如喜歡我呢!”而后,據說班長找了達人,達人當時只迷美國鄉村歌手、日本漫畫、中國色情小說、韓國整容秘籍等,所以班長又是無功而返!再后來怎么樣了,我就沒再關注。應該是沒在一起的,因為蘭蘭吃飯照樣是跟著我去吃。有幾次在路上跟班長同學“偶遇”,他從五十米開外開始滿面笑容揮手過來,他是目不轉睛看著蘭蘭揮的,不過蘭蘭這人走路喜歡低頭,所以基本班長笑得臉都僵硬了,也得不到什么回應,我有時候不忍,就朝他笑笑。畢業后,班長有一次在QQ上含沙射影問我:“莊蘭蘭最近怎么樣了?還好嗎?呵,肯定有對象了吧?”我:“阿室,我當時想跟你說的話是,我覺得阿達…會在你們進去的后一秒就報警的…”整容達人坐玻璃外,玩漂亮的指甲,嘴角微微揚起一抹清雅的笑容,“我只是不想看你們走上歧路而已。”室長,蘭蘭:“艸!”我:“我回獄房了,好困。”…
  • 豈言不相思

    趙啟言抑郁的心緒升起一抹沮喪,事實上這兩天一直都是處在這種浮浮躁躁的情緒中,可是啟言并不想因為一些“小事”而不成熟地去鬧脾氣。但一想到她跟別的男人在一起就大方不起來!他也知道像個剛解情事的少年爭風吃醋看上去很不堪。可是,不堪就不堪吧,他本來就不是什么好人。思想稍一放縱,積郁幾天的難受沖破意志,傾身過去。當側頸被吻住時,阮靜已經貼上了沙發的靠背,動彈不了,但基于兩人目前的關系,這樣的親近是合情合理的。 可眼前的趙啟言又似乎跟往常有些不一樣,帶著股陰冷和一絲不可遏止的決絕——稍一閃神,對方的唇舌已是覆上了她的嘴唇,用力地吮吻,而腰側蟄伏的左手探入了襯衣的下擺。 這樣的情勢無法再無動于衷,阮靜掙開手臂里的溫度,狼狽站起身。 而同一時間抬起的那雙深黑色眼睛幾乎可以吞噬她! …
  • 何所冬暖,何所夏涼

    我下意識地看過去,竟真的是席郗辰!還真有那么巧的事啊…我站在那里,一時竟做不出什么舉動了,的確是有點驚訝了。今天的他,一件淡色休閑西裝,深色系的長褲,黑發有些松散,戴著眼鏡,三分溫和,三分俊雅,只是平靜的依然給你一種不易讓人親近的距離感。我確定,只一瞬間,他就看到了我,但是很快的,他的視線便移開了,臉上的表情沒有絲毫變化,沉靜如前。席郗辰身后跟著幾名男子,在服務員的帶領下,朝我這邊走來。當距我還有十米的時候,約翰突然站了起來,“啊,席先生!你好!”席郗辰因為這一聲,在走到我身邊時停了下來,眼神是看著約翰的。“真巧,席先生,能在這里遇到你!”…
  • 今夕何朝

    以灰色為主調的歐式城堡中,睡蓮泛白于朦朧的清晨,灰與白糅合得分外妖嬈攝魂,一女子斜臥在裘絨的純百軟榻上,美麗的外表,修長的身形,蒼白的臉,平淡的眼神,鏡頭的捕捉是一瞬間的抬頭。背景是一詭異的戰場,古時的氛圍,濃烈的壓抑,一女子身著黑色外袍,臉色白潤,腰身系黑色繩帶,長筒套靴,出現在這一片陰暗中顯得高傲而輕佻。她的雙手戴著灰色半式皮套,十指外露,修長而略顯蒼白。銀紫睫毛下是一雙純黑迷離的眼睛,輕撫著額間的一血紅蓮花花瓣,攝影師就在她轉身的瞬間將這美定為永恒。水潭,月影斑駁下,深沉波光的藍水連著銀白色的灘岸,女子提著純黑衣群汲水而來,黑色長發,夜風中雜而不亂,如絲如綢,左臉畫紅色火焰,從額間沿至下顎,耳朵處鑲嵌著一精致黑色新月玉石,發出幽幽藍光,水晶般迷離的眼睛空靈而清晰。野生楓樹下,女子是笑非笑靠著樹干,黑中透藍的長發束在頸后,散留些須于耳鬢處。披著繡有淡灰色火焰花紋深藍柔裝,寬大袖長至臂彎處,微露的右手手腕處畫有一玉蘭,白中透藍,嬌艷欲滴。…
  • 對的時間對的人

    兩人走到小區外面,江安瀾伸手叫車,但好半天都沒有一輛車停下來,一些是因為坐著人,一些是交接班時間就算空著也不樂意停了。姚遠忍不住對著他取笑了一句:“師兄,您的美貌不起作用了呀。”江安瀾瞥了她一眼,這香艷的一眼讓姚遠后悔玩笑開大了,心中警鈴大作,剛好一輛空車過來,她趕緊叫住,這次的司機很給面子,停了下來,姚遠匆忙上了車,江安瀾收了笑,從另一面坐了上去。就算是出租車,這大少爺也跟坐高檔轎車似的,背靠椅背,腿一架,等他有條不紊地將Versace的深藍色呢大衣兩只袖口輕輕扯挺,才靠過來輕聲對她說了句:“比起對我出口調戲,我寧愿你采取實際行動。”姚遠差點一口血就噴出來了,故作淡定地跟司機師傅說了地點。路上,姚遠接到一通電話,是堂姐打來的,問她感冒怎么樣了,要來看她。姚遠說:“正要去醫院。”姚遠無言一番后回歸網游,跟同盟里的人說要不擲骰子得了。于是最后那只戒指給了擲出最大點的走哪是哪。走哪是哪:“哈哈哈,我真是太走運了!謝謝嫂子!”落水:“小走,別太忘乎所以,小心又被幫主T出幫派…
  • 最美遇見你(完美紀念版)

    毛某人在寢室里裹著床單義憤填膺:“這日子沒法過了,不行,得遷徙了。”“記得往南飛,別北上啊。”朝陽瀏覽著帖子提醒。其實近期X大論壇上最熱門的不是社會版的這些現實問題,而是情感劇場的兩貼,《江旭情人之我見》以及《新生代偶像徐莫庭身家背景之大討論》…某陽此時正在圍觀徐莫庭的身家背景,真是不得了,連“皇親國戚”都出來了。“阿喵,有好多女同胞打算勾引你家男人啊。”安寧心情真是百轉千回,怎么喝個茶成見家長了。當天安寧被帶進某包廂,唯一的感觸是那哪是見家長啊?簡直是見家族嘛。叔叔伯伯,然后,徐莫庭爸爸,安寧不得不承認自己小小驚訝了一下,她在電視上看到過,呃,要不要上去表示一下對對方政策的支持呢?然還沒等她發表什么,這位和煦大度的徐家大家長已經笑著對她說了第一句話,“小姑娘,久仰了。”…
  • 滿滿都是我對你的愛

    這兩天不知道怎么心情郁悶。所以那天中午出去,當我看到后面一輛警車一直跟著,我讓邊了它也繼續跟著,不由皺了眉頭,后面跟警車的感覺并不好。然后我更不知道怎么地就很自然地伸出手去比了一個中指。然后,然后那輛車就真的不跟了,超前了,攔我前面了!我意識過來萬分后悔,早知道就比大拇指了,真的。警車上的人下來了,我下車,等著噩耗,結果對方上來很興奮地說:“顧清溪,真的是你啊?!”我看對方人高馬大,但真的是不認識的。他說:“我是徐微雨班的啊!”…
  • 若不是因為愛著你

    滾燙的皮膚毫無空隙的相貼,排山倒海的燥熱開始蔓延,那霸道的唇舌舔弄吮吻著我的皮膚,從上而下,無一遺漏,這樣的挑逗讓我全身不禁撩起一陣陣難以言喻的酥麻,探出的手,猶豫著,最終搭上他的肩。我感覺到那雙眼睛比先前更炙熱了!沙啞的嗓音帶著濃濃的笑意響起,”你的主動會讓我毫無節制。”接著便是無法呼吸的激吻,咬著我的雙唇,吸吮追索著躲避的舌尖,不斷地變換角度深入,越來越急迫地啃咬,這樣的狠烈似是要將我摻入腹中。細碎的嚶嚀聲,低喘聲,細密的汗水順著額際沁出,我只覺得口干舌燥,此時此刻,什么都做不了,只想著如何通過那唯一的出口飲吮唯一的甘泉,帶著一抹全然的悸動,向那源源不斷的熱源接近,妄圖借此填充一份□中的空虛,猶如一滴墜落雪中的血滴,任由濕熱的紅暈慢慢染開。大概有十秒鐘的時間,他的身體僵硬到失去了所有反應,下一秒,激動地拉下我的手,將我提身抱起,狂猛的吻窒息而來,吸吮糾纏。我知道,從這一刻起,有些東西改變了,也許早已改變,從那個地道開始,從那句”安桀,我愛你”開始,從”十二年夠不…
  • 時光有你,記憶成花

    這大千世界,精彩紛呈,而我*想去的地方,是你的心里。從遇見莫離的那一刻起,蔚遲便深知自己是她命中的劫數。為此,他刻意避開與她一起的緣分。而命運卻仍舊將他們暗自牽系。三年后,她再一次鮮活地出現在他的生命中,如一抹陽光點亮了他的世界。他漸漸明白,初時的那一份牽念,已在不知不覺中難以割舍,至此再也無法放下。他很少執著什么,可一旦有,就勢在必得。縱然前路未知,只要她在身邊,便抵過三春日暖、萬千溫柔。只因時光中有你,記憶便開出最美的花。想到網上有人說,有人隔三差五問你在做什么?潛臺詞是想你了。但白曉猜測,若非會這么問她,大概是怕她又自殺罷了。天地良心,她完全不想自殺啊,可悲的是,她的身體共用者卻偏偏一心求死。當白曉下了樓,走到路邊正要打車時,一輛跑車開到了她的旁邊,車窗搖下,陸菲兒手臂支在窗口托著腮看她。白曉心說冤家路窄,她往邊上走了走。…
頂部
澳门彩票